學習進行時丨半條被子、半截皮帶……習近平對這幾個長征故事印象很深

【編前語】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打卡”紅色紀念地,在不同場合回望風雨如磐長征路,就弘揚偉大長征精神作出一系列重要論述。新華社《學習進行時》為您梳理總書記提到的幾個長征故事。

湘江血戰

到廣西,來全州看一看湘江戰役,這是我的一個心願。這一戰,在我腦海裡印象是最深刻的,我也講得最多。

試想,如果沒有這麼一批勇往直前、捨生忘死的紅軍將士,紅軍怎麼可能衝出敵人的封鎖線,而且衝出去付出了那麼大的犧牲,還沒有潰散。靠的是什麼?靠的正是理想信念的力量!

困難再大,想想紅軍長征,想想湘江血戰。

——2021年4月,習近平在廣西考察時的講話

學習進行時丨半條被子、半截皮帶……習近平對這幾個長征故事印象很深

這是廣西全州紅軍長征湘江戰役紀念館內的雕塑(2021年2月3日攝)。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 攝

血戰湘江,是中央紅軍長征以來最為慘烈的一仗。

1934年底,連續突破三道封鎖線的中央紅軍經過湘江流域的廣西桂林灌陽、全州和興安境內時,遭到國民黨軍隊重兵圍追堵截。面對數倍於己的敵人,中央紅軍極其艱難地突破國民黨軍佈下的第四道封鎖線,粉碎了國民黨圍殲中央紅軍於湘江以東的企圖。

慘烈的戰鬥裡,紅軍戰士以巨大的犧牲,譜寫了偉大而悲壯的戰爭史詩。紅五軍團第三十四師在掩護中央紅軍主力渡過湘江後被敵人截斷,幾乎全部犧牲,師長陳樹湘身負重傷,不幸被俘,用手從腹部傷口處絞斷了腸子,壯烈犧牲,年僅29歲……

湘江之戰後,中央紅軍人數由長征出發時的8.6萬人,減少到3萬餘人。

單家集夜話

1935年毛主席率領紅軍轉戰寧夏,留下了“單家集夜話”的紅色佳話。1936年紅一、二方面軍在將臺堡勝利會師。紅軍長征在寧夏留下了彌足珍貴的紅色記憶。

——2020年6月10日,習近平在寧夏考察工作結束時的講話

學習進行時丨半條被子、半截皮帶……習近平對這幾個長征故事印象很深

這是1935年10月毛主席率領中央紅軍途經單家集時住宿的小院(2021年1月29日攝)。新華社記者 盧鷹 攝

紅軍長征途中三次經過六盤山區,每次都路過同一個村莊——單家集。

1935年10月5日,毛澤東率領中央紅軍到達寧夏西吉的單家集,受到當地群眾熱烈歡迎和盛情款待。

1942年出版的《紅軍長征記》中有一段單家叢集眾迎接紅軍的描述,文中寫道:夾道群眾笑嘻嘻地提壺送水,迎面而來,向我們慰問說“你們是幫助窮漢謀利益的,喝點開水不要錢”。

當晚,毛澤東與當地的一位宗教人士促膝夜談,他講解了黨的民族政策和抗日主張,對方介紹了當地的風土人情,兩人相談甚歡,留下了“單家集夜話”的長征佳話。

半條被子

一部紅軍長征史,就是一部反映軍民魚水情深的歷史。在湖南汝城縣沙洲村,3名女紅軍借宿徐解秀老人家中,臨走時,把自己僅有的一床被子剪下一半給老人留下了。老人說,什麼是共產黨?共產黨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的人。

——2016年10月21日,習近平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

學習進行時丨半條被子、半截皮帶……習近平對這幾個長征故事印象很深

這是在湖南省汝城縣沙洲村“半條被子的溫暖”專題陳列館裡展出的“半條被子”故事場景(2019年6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王思維 攝

1934年11月,紅軍長征來到汝城,駐紮在沙洲村一帶。

一個傍晚,北風夾著冷雨,寒氣逼人。

村民徐解秀看到,冰冷的雨水溼透了戰士們的衣服,就讓其中三個女紅軍睡到了自己屋裡。但徐解秀家裡一貧如洗。女紅軍看到簡陋的床鋪上只有一條爛棉絮與草蓑衣,連一條完整的被子都沒有,就把她們身上唯一一條行軍被開啟來與徐解秀母子合蓋。

幾天後,紅軍要開拔了。

三個紅軍姑娘決定把僅有的一條被子留下來給徐解秀夫婦禦寒,但他們卻怎麼也不肯接受。最後,一個紅軍姑娘用剪刀把被子剪成兩半,拿了一半送給他們。徐解秀顫抖著雙手接過這半條被子,淚水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半條被子”的故事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本色,當年紅軍在缺吃少穿、生死攸關的時候,還想著老百姓的冷暖,真是一枝一葉總關情!

半截皮帶

剛才,在參觀軍史館時,我對長征途中紅31軍93師274團“半截皮帶”的故事,感觸很深。紅軍戰士寧肯忍飢挨餓,也要將半截皮帶留下來,帶著它“去延安見毛主席”。這就是信仰的力量,就是“鐵心跟黨走”的生動寫照。

——2016年1月5日,習近平在視察13集團軍時的講話

學習進行時丨半條被子、半截皮帶……習近平對這幾個長征故事印象很深

這是陳列在陸軍第75集團軍某旅“堅守英雄連”榮譽室的“半截皮帶”(複製品)。

1936年7月,紅四方面軍274團8連第三次過草地,陷入斷糧的困境,官兵們只好挖野菜、吃草根。

14歲的戰士周廣才拿出自己的牛皮腰帶,和戰友們吃了一半,攥緊剩下的半截,眼含熱淚對戰友說:“同志們,我們把它留作紀念,帶到延安見毛主席吧!”

就這樣,大家懷著對革命勝利的憧憬,忍飢挨餓,將半截皮帶留了下來。

在隨後的征程中,周廣才的6名戰友相繼犧牲,只有他到達了延安。周廣才在皮帶的背面燙上“長征記”3個字,紀念那段難忘的歲月。

突破烏江天險

當時要是過不去就危險了……

——2015年6月16日,習近平在貴州考察時的講話

學習進行時丨半條被子、半截皮帶……習近平對這幾個長征故事印象很深

這是烏江江界河渡口(2019年7月3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1935年1月1日,猴場會議否定了博古、李德的錯誤路線,決定迅速渡過烏江,被稱作紅軍長征“反攻第一仗”。

烏江又名黔江,是貴州第一條大江,兩岸都是懸崖絕壁,水流湍急,江中有許多暗礁,自古就有天險之稱。

1月2日,戰鬥在天險烏江打響。

無法攀登的懸崖絕壁間是250米寬闊江面。“八個英勇戰士赤著身子……躍入江中,那樣冷的水裡,泅水極感困難……”時任紅一軍團第二師政委劉亞樓詳細記述了渡烏江的場景。敵軍守江團長在給上級的報告中寫道:“紅軍水馬過江,火力非常凶猛。”

至1月6日,中央紅軍全部渡過烏江,把國民黨“追剿軍”甩在烏江以東和以南地區。1月7日,紅軍佔領遵義。

強渡烏江戰鬥的勝利極大鼓舞了全軍計程車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