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花70塊錢,買了一小時愛情!”杭州姑娘的聊天記錄,火了

“愛情不是你想賣,想買就能賣”夕陽下,小區廣場上傳來廣場舞的音樂。這首2009年出世的神曲,卻正在被現實解構。

網路中,“愛情買賣”的故事真實上演。真是應了那句話,想要洞悉生活,往往需要真正地走入民間。

如今,年輕人很多的民間生活都在網上。於是,各大陪聊陪玩軟體看上了年輕人。你想玩什麼都能找到個伴,就算單純聊天,也有人願意陪你聊上個二十塊錢的,只要買了陪聊的時間,想怎麼聊,就怎麼聊。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你想要一段“愛情”。如果錢到位,陪聊也能在廣泛的業務線上,單獨抽出一條名為“虛擬戀人”的服務,滿足你的個性化需求。

你想要一個不需要自己設想各種套路的戀愛體驗,或者僅僅是因為失眠想找個人聊聊天,甚至就是單純好奇“買來的男朋友什麼樣”……無論出於何種動機,你終將在虛擬戀人體驗館有所相遇。

而我不同,在70塊錢的60分鐘裡,我想盡可能地知道,對面這個人,到底是什麼人。

以下是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的親身體驗。

Ⅰ“牛牛”

只要本質是合法交易,某橙色軟體基本應有盡有。

搜尋“虛擬戀人”詞條,我選了一個五年老店。店鋪首頁空空蕩蕩,掛著兩個連結:一個標著“小哥哥我們等你回家”,一個叫“打賞您的小可愛”。用詞之委婉精準,既送走了一批誤闖進來的遊客,又能精準地勾引住目標使用者的神經。

別有洞天要從點開和客服聊天的對話方塊開始。一張價目表,四個檔位,聲音好聽的得加錢,

長的好看的得加錢,會聊

的還得加錢。當然店家會貼心地附贈試音服務,那麼多款男友,總要聽聽才知道,誰的聲音是自己的菜。

“我花70塊錢,買了一小時愛情!”杭州姑娘的聊天記錄,火了

“我花70塊錢,買了一小時愛情!”杭州姑娘的聊天記錄,火了

視覺動物不會被幾句特意練來的低音炮迷失了心智。所以我提出能不能看看照片,客服回覆的那句“害,可以呀!”透露著一絲駕輕就熟。

重頭戲在拉群,這也是全過程中讓人精神高潮的部分。後來我懷疑,這簡直就是店家的營銷套路,給你足夠的甜頭,讓你乖乖把錢掏出來。

一開始,我先加上了牽線的小哥,暫時稱呼他為“牛牛”吧。

試音群裡有六個人,尷尬的是,在牛牛讓大家發語音條和自己的照片時,群裡如死寂一般無人迴應。我趕忙表明自己的積極態度,發了張貓咪表情以示可愛。但真正發揮作用的還是牛牛那@全體後威嚴中透露著一絲命令味道的語氣——進來的小哥哥發語音條。

“我花70塊錢,買了一小時愛情!”杭州姑娘的聊天記錄,火了

很快,語音條帶著照片紛至沓來。挨個點開語音條的時候,我有些恍惚,過往宮廷劇中皇帝選妃的一幕就這樣蹦到了眼前。雖然照片和聲音都並未勾起我的視聽覺神經,但任君挑選的感覺,第一次讓我覺得這個冤大頭,當得還有點值。

心理醫生讓你把感受說出來才能治病,但牛牛隔著螢幕,就能洞察到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怎麼樣,小姐姐有滿意的嗎?”在我還沒想好怎麼回覆他私聊的這一句話時,他就開始迅速拉新的人進群了。

這批新進來的明顯比剛才那一批活躍得多。讓我最期待的變數和驚喜也如期來臨——

一個模仿著某音軟體最近大熱的片段語音條蹦了出來,“嬌貴的小公主,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單純的文字實在無法表達出這盤菜到底加了多少油,但是說這句話的人或許只想表達自己住在某音裡,懂得流行趨勢,試圖增加自己被選的可能性。

“我花70塊錢,買了一小時愛情!”杭州姑娘的聊天記錄,火了

Ⅱ“鹿十”

最終不能免俗,我還是選了個聲音好聽臉也好看的——他叫鹿十。

在某度搜圖中確認了不是網圖之後,我把他的資料發給牛牛。牛牛告訴我,這個人屬於“男神”級別,聊天要一小時70塊,最貴的那一檔。

說實話,對於這場對話,我的期待值拉得還是很高的,畢竟兩頓飯錢搭進去了,總得給我點兒什麼新鮮的體驗。

但很快被現實打臉了。在我期待“鹿十”說點兒什麼的時候,對方似乎也在期待我說點兒什麼。由於我的全部資料只有頭像對他可見,他先是誇了誇我頭像好看,我說這是我很喜歡的畫手。但他似乎懶得接我的話,直接走起了流程,誇我一副公鴨嗓的聲音好聽,再CUE到我喜歡看什麼電影。

閒聊,可不是我想要的。尤其是聽過別人跟我講,和虛擬戀人聊天“不用自己找話題,他會帶節奏”。我深深覺得這個小哥哥的節奏帶得過於平庸。於是我轉守為攻,問起他的情況。

高中畢業當兵,自由職業者,目前在上海。我大抵知道了,陪聊就是他的主業,所以即使在下午三點的時間檔,也能夠秒回我的語音。但還不夠,我試圖打破他的套路,開啟走心的環節。於是我借坡下驢,問他沒有上大學後不後悔。

“我花70塊錢,買了一小時愛情!”杭州姑娘的聊天記錄,火了

他的回答顯然出乎我的意料,卻仍在套路之中,“當然後悔了,沒上大學就沒法談戀愛了啊。”或許業務太多,他實在懶得和我講他的故事,於是把話題繞到了無關痛癢的談戀愛上,抑或是,他真的就這麼想的。

“怎麼看待虛擬男友?”我反問他。

“我覺得有點假,我們明明剛認識就叫寶貝之類的,我自己不信,你信嗎?”

“那你可以扮演一下男朋友的角色給我看看嗎?”我提出。

“寶貝,你今天累不累啊?”

“寶貝,你今天幾點鐘起床的呀?”

“我花70塊錢,買了一小時愛情!”杭州姑娘的聊天記錄,火了

我明白他在演,他明白我明白他在演。我試圖拋個話題讓他猜猜我的職業,但是他秒回的語音條,讓我覺得他有些疲於應付,果然點開一聽——“我猜,你是做我的小公主的呀!”

他還問了我在哪裡工作,我告訴他在上海周圍,他便作勢說可以來找我,甚至還查了一下上海到杭州的高鐵票價,盡職盡責地做一個真實一點的虛擬男友。

我想,如何說讓人開心的廢話,如果大學裡開這門課,那對方一定是教授級別。

Ⅲ“打工人”

我好奇,把陪聊當主業的他,能否在上海生存。

他的回答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他說一天能接夠7、8單,在上海生活沒問題。

晚上是他接單的高峰期,來找他扮演男朋友的基本都是大學生,或是很忙很累的上班族。偶爾,他也覺得每天聊天很累,但因為聲音好聽,加上外形條件不錯,養活自己沒有問題。

言語中,他始終透露著些許疲倦。即便這樣,他也想抽出時間來學習一些新的技能,比如配音和有聲書。現階段,他最大的夢想就是開一家自己的陪聊店,這樣就不用每天都費心思跟人聊天了。打工人都想著有朝一日能翻身做主人,他也不例外。

當我以為這場談話似乎正式深入時,他發來一段語音,“小姐姐,一個小時到了,你看看要不要續一下時長。”

我看了一眼時間,從三點半到四點半,剛剛好一個小時,一分鐘也不多,一分鐘也不少。這期間他發了50條語音,我猜自己交的70塊錢除去店家抽成,他到手的價格會不會剛剛好一塊錢一條。

點開銀行卡簡訊,兩位數餘額告訴我自己,我或許沒有資格再去購買如此昂貴的陪聊服務。

我心虛地沒發語音,打了一句,“那我先去工作了,回頭聊~”對方禮節性地回覆了一句拜拜,就再沒了迴音。那一刻,抱著手機,自詡現實生活已經足夠充實豐富的我,心裡突然閃出了一絲落寞。

他是誰?他究竟過著怎樣的人生?我並沒有搞清楚,對方也始終在有意避開這些話題。

我買到快樂了嗎?確實,在那短暫的角色扮演時間裡,我嘴角快咧到了太陽穴,但那真的是“愛情”帶來的快樂嗎?我想,獵奇和彼此套路的對話,才是好笑的重點。

不過我著實清楚的是,我以後再也不會購買這種類似的陪聊服務了。當你清楚了對方和你一樣都是職業打工人的身份,面紗已經被戳破,所有的試探都變得毫無意義。

買來的“甜甜戀愛”,你怎麼看?你會與“虛擬戀人”談情說愛嗎?“假”戀愛,能獲真感情嗎?歡迎來留言,期待你的“神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