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知識!錢江潮進入最佳觀賞時刻,文化人如何觀潮?

作者:周孫榆

錢塘江大潮,憑藉其磅礴的氣勢和壯觀的景象聞名於世,被譽為“天下奇觀”。隨著農曆八月十八的臨近,錢江潮也進入了一年中最佳的觀賞時刻。

眼下,走進浙江海寧,你可以看到語文課本中《觀潮》一文的情景再現。

“江潮還沒有來,海塘大堤上早已人山人海。大家昂首東望,等著,盼著……潮來了!那條白線很快地向我們移來,逐漸拉長,變粗,橫貫江面。再近些,只見白浪翻滾,形成一堵兩丈多高的水牆。浪潮越來越近,猶如千萬匹白色戰馬齊頭並進,浩浩蕩蕩地飛奔而來;那聲音如同山崩地裂,好像大地都被震得顫動起來。”

——節選自趙宗成、朱明元《觀潮》

據統計,為了一睹潮水風光,每年這個時節浙江海寧將接納數以十萬計的遊客,但你可能不知道,這樣熱鬧的場景並非現代才興起,其實早在兩千多年,錢塘江沿岸就有了觀潮的習俗,甚至更為隆重更為講究。

漲知識!錢江潮進入最佳觀賞時刻,文化人如何觀潮?

錢塘潮即將到來。周孫榆 攝

沒有人能拒絕觀潮 皇帝也不例外

據科研人員研究,人們觀潮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至漢魏時期,《莊子》中就曾記載“浙江之水,濤山滾屋,雷擊霆碎,有吞天沃日之勢。”

早在這一時期,智慧的古人就開始探究潮起潮落背後的奧祕,試圖掌握它的行蹤。

東漢哲學家王充在他的《論衡》一書中指出了潮汐、潮湧與月亮、地形的關係,這是全世界關於潮湧成因最早的物理解釋。

到了唐宋時期,人們已經明確發現八月是觀潮的最佳時期,觀潮更是在社會上形成一種風尚,若以現代的眼光來看,這段歷史就像是一場大型“追星”行動,在壯觀的錢塘潮面前,無論是平頭百姓還是達官顯貴,人人都化身為“追潮族”。

漲知識!錢江潮進入最佳觀賞時刻,文化人如何觀潮?

錢江潮“一線天”。周孫榆 攝

詩人孟浩然曾作詩《與顏錢塘登障樓望潮作》這樣描寫觀潮時的盛況:

百里聞雷震,鳴弦暫輟彈。

府中連騎出,江上待潮觀。

照日秋雲迥,浮天渤澥寬。

驚濤來似雪,一座凜生寒。

簡單解釋:錢江潮即將到來,人們趕緊放下手頭的活兒,官員們一個接一個騎馬奔向江邊的“最佳打卡點”等待潮水。隨著潮水正式登場,捲起的浪花如同白雪,在場的人無不感到震撼。

除了孟浩然,李白、范仲淹、杜甫等人也都曾為觀潮賦詩,在這些人當中蘇東坡無疑是一名潮水的“大粉絲”,僅僅是《八月十五日看潮》就一口氣寫下了五首。

到了南宋時期,官方更是將每年農曆八月十八定為一年一度的盛大節日,在這一天會檢閱水師、祭祀、觀潮、弄潮表演等等。

周密的《武林舊事》中記載到,八月十八日,宋高宗和宋孝宗兩位黃帝赴浙江亭觀潮,“太上喜見顏色,曰:‘錢塘形勝,東南所無。’上起奏曰:‘錢塘江潮,亦天下所無有也。’太上宣諭侍宴官,令各賦《酹江月》一曲。”

可見在當時,就連皇帝也沒能拒絕這壯觀的錢塘潮。

漲知識!錢江潮進入最佳觀賞時刻,文化人如何觀潮?

翻滾的錢塘潮。周孫榆攝

觀完日潮觀夜潮 賞完頭潮賞尾潮

時間來到明朝,“追潮族”們對潮水的喜愛也更上了一層樓,區區白天觀潮已滿足不了他們,觀夜潮的習俗由此誕生。

相比於日潮的洶湧激盪,夜潮更為朦朧恬靜,沒有了白日的喧囂,夜潮之聲、色、韻在萬籟俱寂的夜色中顯得格外突出。

明代戲曲作家高濂曾在他的《四時幽賞錄》這樣描述:“浙江潮汛,人多從八月晝觀,鮮有知夜觀者,夜午月色橫空,江波靜寂,悠悠逝水,吞吐蟾光,自是一段奇景。頃焉風色陡寒,海門潮起,月影銀濤,光搖噴雪,雲移玉岸,浪卷轟雷,白練風揚,奔飛屈折,勢若山嶽聲騰,使人毛骨欲豎。古云:‘十萬軍聲半夜潮’。信哉!”

與此同時,隨著明朝錢塘江水逐漸南移,最佳觀潮點也隨之變遷,從杭州向附近的海寧(古屬杭州)逐漸轉移,因而明朝又稱錢江潮為海寧潮。

在民國時期,人們對觀潮就更為講究了,甚至推出過“觀潮專列”。

相關文獻中記載:“看潮除沿江上下外,人多趨海寧。屆期火車特開觀潮專車,以便觀客。遠道之人,如期而至者,車為之滿。車中包定伙食。可以隨客飲餐。”

時至今日,遊客們的觀潮熱情依舊不減,據統計,每年這個時節浙江海寧將接納數以十萬計的遊客。

漲知識!錢江潮進入最佳觀賞時刻,文化人如何觀潮?

等待潮水的遊客。周孫榆攝

9月23日,記者來到浙江海寧觀潮勝地公園,雖然中秋假期已過且天氣炎熱,但在潮水抵達前2小時,錢塘江畔已有上千名遊客在等待,當中不少是“拖家帶口齊齊出動”。在等待的時間裡,人群中時不時有“調皮”的遊客報“假情報”,引得現場噓聲連連。

而當那條“銀龍”出現在江面,現場的人們有如被引線點燃,瞬間沸騰,不過相比於古時的文人墨客,現在的人更愛拿起手機“與潮同框”。

如今,在浙江海寧一帶已經形成獨具特色的“一潮三看四景”之說,即在鹽官鎮看“江橫白練一線潮”,在大缺口看“驚心動魄碰頭潮”,在老鹽倉看“驚濤裂岸回頭潮”,晚上看“月中齊鳴半夜潮”。“觀潮”已然成為人們愉悅身心,友好社交的一種生活方式。

漲知識!錢江潮進入最佳觀賞時刻,文化人如何觀潮?

資料圖:錢塘江大潮。王剛攝

不僅觀潮還要弄潮

因科技水平和認知水平的限制,古人將洶湧的潮水歸結為是“潮神”在作怪,因此,農曆八月十八也被奉為“潮神生日”,這一天,民間會透過一系列活動祈求“潮神”保佑生活的安定,當中最有特色的即是誕生了“弄潮兒”一詞的“弄潮”。

“弄潮”顧名思義就是在潮頭搏浪嬉戲,是一種競技運動。

宋代周密曾在《武林舊事》中有詳細描寫,“吳兒善泅者數百,皆披髮文身,手持十幅大彩旗,爭先鼓勇,溯迎而上,出沒於鯨波萬仞中,騰身百變,而旗尾略不沾溼,以此誇能。”

不難看出,相比於現在的衝浪,古時的“弄潮”則更為高難度。不僅要做出各種驚險的特技動作,還要求手中的彩旗不溼。因此“弄潮”的優勝者被人們視為勇士,不但能得到銀錢賞賜外,還插花披紅,鼓樂吹打,受萬人夾道歡迎,民間婦女也以能嫁給“弄潮兒”為榮。

漲知識!錢江潮進入最佳觀賞時刻,文化人如何觀潮?

資料圖:錢塘江大潮。王剛 攝

時至今日,雖然傳統意義上的“弄潮”已不復存在,轉而由錢塘江國際衝浪對抗賽(因疫情防控,2020年後暫停舉辦)替代,但“弄潮兒”一詞卻延續至今,用來形容那些勇敢進取的人。

在這場長達兩千多年的“追潮”之旅背後,錢塘潮成為了一部特殊的歷史文化教材,當中有波瀾壯闊的歷史變遷,有文人墨客的詩詞歌賦,更有勞動人民修築水利、抵抗災害,樂觀面對生活的進取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