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戰、陳章:非洲“疫苗困境”多重成因待解

新冠疫苗上市以來,世界各國加快疫苗獲取和接種。美國等少數國家本國接種優先、西方發達國家囤積疫苗,使得業已失衡的疫苗供需市場雪上加霜。據非洲疾控中心最新統計,非洲大陸累計確診病例已達400多萬,死亡人數接近11萬。疫苗已成非洲國家的“剛需”,但它們對疫苗的獲取和接種都存在巨大困難。

問題首先在於非洲的疫苗研發和生產能力嚴重不足。除南非、突尼西亞、摩洛哥等少數國家,非洲本土醫藥產業數量少、技術弱、基礎薄,無法滿足當地需求。2019年,非洲375家制藥企業基本集中在西北部的馬格里布地區,撒哈拉以南多為外資或從事包裝的企業。另外,藥品市場假藥氾濫,佔比高達60%左右,嚴重衝擊市場和挫傷正規企業,進一步降低非洲醫藥行業能力建設。目前,非洲藥品市場的80%到90%依賴從美歐國家進口,導致本地醫藥技術人才稀缺,生產材料和製造裝置落後,也加劇了非洲“缺醫少藥”的現狀。

新冠大流行出現後,發達國家大量搶購和囤積疫苗,缺乏財力支撐的非洲國家明顯處於不利位置。

另外,非洲民眾普遍對新冠疫苗抱有疑慮。非洲疾控中心的報告顯示,3/4的受訪者認為疫苗和其他西藥有副作用。除了缺乏公共衛生知識,這也與長期被殖民所形成的不信任有關。工業化初期,西方進入非洲攫取資源,瘋狂逐利行為給非洲大陸留下的陰影至今揮之不去。疫情暴發後,有西方學者提出在非洲進行疫苗試驗,更加激起當地人的不滿。另外,社交網路充斥著大量有關疫苗的失真資訊,比如疫苗會遏制人口增長等等。這也加劇一些人的疑慮。

可見,打擊不實資訊以提高非洲人對疫情的瞭解和對疫苗的信任迫在眉睫。在此基礎上還需彌平非洲疫苗需求的巨大缺口。世衛組織主導的“新冠疫苗實施計劃”預計將給非洲提供2.7億劑疫苗,但對非洲12億人口來說,這還相差甚遠。另外,這些計劃還有難治本的問題。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在儘量滿足非洲國家短期疫苗需求的同時,有能力的國家還應從長遠角度甚至是著眼下一場可能的大流行病,著力幫助非洲發展衛生健康產業。(作者分別是武漢大學非洲研究中心教授、研究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