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資料提升巨集觀經濟治理效能

作者:黃文林(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國家治理效能得到新提升”是“十四五”時期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主要目標之一。大資料時代,經濟活動資料越來越富集為“海量資料”,利用大資料技術把隱藏在這些“海量資料”中的經濟規律挖掘出來,並用於巨集觀經濟的執行監測、走勢預測、管理決策,對於提升我國巨集觀經濟治理效能,大有幫助。

發揮大資料的經濟監測“攝像頭”作用

傳統的巨集觀經濟監測資料主要來源於政府統計部門的業務取樣資料,這些資料時效性差、樣本量小、差錯率高,在這些資料上開展抽樣統計監測分析,分析結果的精準度也往往不夠高,而經濟大資料除了政務統計資料,更多的是商務平臺數據、搜尋引擎資料、網路爬蟲資料、智慧物聯資料,等等。這些資料,源於開放性的網際網路,體量巨大、來源廣泛;這些資料,捕捉的是微觀經濟活動,顆粒度小、時效性強。在這些“海量資料”上開展全量資料分析,能將巨集觀經濟執行規律更精準地挖掘出來,還可以進一步運用到市場分析、形勢研判、政策模擬、效果反饋等巨集觀經濟監測事項中,實現對巨集觀經濟執行狀態的實時跟蹤和結構特徵的精準研判。

發揮大資料的經濟預測“望遠鏡”作用

在經濟新常態和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下,我國經濟正逐漸步入結構調整的深水區,巨集觀經濟預警的重要性也越發凸顯。傳統的巨集觀經濟預測方法不僅受限於取樣資料的缺陷,而且面臨小樣本推斷的瓶頸,而在經濟大資料範疇內,利用大資料技術更易構建經濟先行指標體系,從而更易構建多維的預測模型並進行復雜性預測,這使得大資料正成為突破傳統預測方法瓶頸的一個重要手段,在GDP、失業率、通脹率等主要巨集觀經濟指標的預測上已有成功的應用。大資料預測方法往往具有比傳統經濟預測更好的精準度和時效性,這往往能為巨集觀經濟預警贏得更長的視窗期,從而能為巨集觀經濟結構調整贏得更多的戰略機遇。

發揮大資料的經濟決策“指南針”作用

近年來,我國每一次巨集觀調控都面臨規避全球經濟衝擊、對沖世界經濟下行的考驗。運用大資料等新一代資訊科技,創新巨集觀經濟決策機制,提高巨集觀經濟決策水平,已成為全球貿易和中國經濟的共同焦點。

過去,巨集觀經濟決策主要是經驗決策模式,而在大資料時代,“讓資料說話”是大資料的精華所在,透過大資料可以實時監測經濟執行軌跡,可以超前預測經濟發展走勢,大資料正逐漸成為輔助巨集觀經濟決策的重要手段。大資料輔助巨集觀經濟決策可以提高巨集觀經濟決策的精準度和時效性,各級巨集觀經濟決策部門要摒棄“拍腦袋決策”的舊思維,要養成“用資料決策”的新理念,讓“用資料決策”貫穿巨集觀經濟決策的全過程。需要指出的是,大資料輔助巨集觀經濟決策並不是要完全取代巨集觀經濟經驗決策,而是要建立“蒐集資料—量化分析—經驗實證—決策最佳化”的決策新路徑,並最終建立巨集觀經濟經驗決策和資料決策深度融合的科學決策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