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控告合作方詐騙自己也被抓 檢察機關順藤摸瓜追訴19人

緩刑期間,他控告合作方詐騙

檢察官一查,倆人做的都是違法生意,還牽出了19人的“窩案”

雖然法院還沒有宣判,但牛年春節,小李是在高牆內度過的。“真沒想到,自己報警卻把自己抓進去了!”小李懺悔道。他更沒想到,自己的“小聰明”沒能得逞,浙江省金華市婺城區檢察院還順藤摸瓜追訴了19個人。

細看之下,案件疑點重重

2019年5月,金華市婺城區警方接到市民小李報案,他說,自己被以前的合作商小賈騙走了78萬元。

原來,小李是自己開公司的,小賈是他的供應商之一。幾年前,公司突然被查,他被抓之後,小賈找到他的家屬,說還有業務款沒結清,要走了這78萬元,自己著急上火,要來討個公道。

不久,小賈因涉嫌詐騙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後移送婺城區檢察院審查起訴。面對檢察官的訊問,小賈爽快承認確實虛報業務款數量騙了錢,但辯解說雖然多要了點錢,可是其中也有一部分真實業務款,請檢察官查明事實,給他個公道。那麼真實業務款到底是多少呢?小賈語焉不詳,一會兒說有20萬元,一會兒說有50萬元。

為了弄清倆人到底有多少業務款,檢察官進行了一番審查,卻看出不少疑點:小李是做什麼業務的,他的工作室為何會突然被外地警方整體查抄?小賈並未經營公司之類實體,做什麼業務兩個月內和小李結算十餘萬元?小李被抓後,小賈怎麼就敢虛報這麼一大筆數額,還理直氣壯地上門要錢?小李為什麼拖了兩年才報案?

這些問題,小李和小賈不約而同都避而不答。這讓檢察官覺得,該案背後另有玄機!

主動出擊,從舊案中找線索

檢察官決定從兩年前小李被廣東深圳警方抓走的案件中尋找線索。小李的前科判決顯示,小李於2017年11月左右從深圳等地購買國家機關證件若干,後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看上去和小賈並無關聯。

檢察官仍沒放棄,又聯絡審理小李案件的法院,調出小李兩年前案件的案卷卷宗,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突然,一份扣押清單上的一行字引起了檢察官的注意。這是外地警方突襲工作室、查扣物品時例行扣押手續上登記的清單,長長的一列中寫有一欄:個人資料905套。

就是它!這就是本案最後一塊拼圖,承辦檢察官腦子裡的某一根弦瞬間繃緊。

近年來,由於網路犯罪大額資金轉移的需要,銀行賬戶是黑市上的“香餑餑”,一套個人銀行卡資料包含銀行卡及密碼、U盾及密碼、卡主身份資訊、配套SIM卡,俗稱“四件套”,一套價格動輒上千元,而資金流量更大的企業銀行卡資料價格更高。為此,公安部發起斷卡行動,就是要扼住犯罪集團的洗錢通道。

小李的所謂工作室,就是一個收購各類銀行賬戶的窩點。當時其大肆收購個人銀行卡“四件套”,同時還收購企業賬戶資料。小李被警方盯上,從而被查抄工作室,對其按照買賣國家機關證件罪判處刑罰。而小李收購個人銀行卡的犯罪事實,則未被發現。

為了收購銀行卡,小李開出2000元一套的高價,發展了多名“供貨商”,小賈正是小李的“供貨商”之一,向小李提供了不少個人銀行卡套件。這些資料,兩年前全數被外地警方查抄。

一箱塵封證物重見天日

經查,扣押清單上的905套銀行卡套件,裝在一隻大號整理箱中,兩年前被外地警方查抄帶走。找到這隻箱子,是全案辦理的關鍵。

檢察官和辦案民警多次趕赴深圳原辦案單位,最終,從庫房的雜物中找到了它。拭去箱子上的灰塵,裡面905套資料一個不少,每一個信封上都登記著提供人的代號等資訊,小賈的代號赫然在目。

據此,婺城區檢察院認為,小李因收購905套銀行卡資料,已構成妨害銀行卡管理罪,他因前罪買賣國家機關證件罪被判緩刑,並未執行完畢,應撤銷緩刑,兩罪並罰,遂起訴至法院。目前,案件法院正在審理之中。這相當於自己報警把自己抓了。

而小賈呢,婺城區檢察院經審查認為,他的辯解成立,提供資料的交易費不屬於詐騙金額,對查扣資料逐一清點後,在他詐騙金額內扣除相應業務額,最終認定詐騙金額60餘萬元;同時因其售賣銀行卡資料已構成犯罪,所以依法追訴他的妨害銀行卡管理罪,2020年10月28日,小賈兩罪並罰,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六個月。

本案還牽出小李當年組建的銀行卡收購網路,檢察官和警方合作,總共追查追訴涉嫌妨害銀行卡管理犯罪人員19名,目前案件正在審理之中。

範躍紅 婺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