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大家談|“十四五”時期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新機遇

經濟大家談|“十四五”時期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新機遇

作者:中國政法大學商學院資本金融系教授 胡繼曄

數字經濟作為一種新的經濟形態,正成為推動經濟發展質量提升、效率變革、動力升級的重要驅動力,也是全球新一輪產業競爭的制高點和促進實體經濟振興、加快轉型升級的新動能。“十四五”規劃提出要促進平臺經濟、共享經濟健康發展,推進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推動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這些要求為我國“十四五”時期數字經濟發展指明瞭方向。

目前,我國經濟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最佳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十四五”時期,我國產業結構將持續轉型升級,經濟社會發展以高質量發展為主題。這一背景為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帶來了重大機遇,全國各地都在積極為數字化轉型做努力。如何發揮數字經濟的優勢,最大限度減少數字經濟對實體經濟造成的衝擊和影響,在我國經濟結構升級、動能轉換的新階段,找準並利用好數字經濟新動能,是我國經濟發展的制勝關鍵。

近幾年各國的數字經濟發展實踐表明:數字化密度越大的國家從數字化中獲得的收益越大。數字經濟不僅為發達國家經濟發展提供了動力,還為發展中國家提供了“彎道超車”甚至“換道超車”的戰略機遇。這些機遇的重點包括:

第一,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中,“新基建”帶來新機遇。

2020年2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指出,基礎設施是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要以整體最佳化、協同融合為導向,統籌存量和增量、傳統和新型基礎設施發展,打造集約高效、經濟適用、智慧綠色、安全可靠的現代化基礎設施體系。“新基建”的推進,可以解決我國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過程中所面臨的基礎設施缺乏的窘境,並進一步推動實體經濟的數字化與數字經濟的普及化,從根本上實現資料要素資源配置的最佳化。

第二,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融合中價值鏈重構和供應鏈管理面臨新機遇。

利用數字化手段對價值鏈進行重構,使大規模量身定製成為可能。以大資料應用為引領,發展資料採集、儲存、處理、挖掘、應用、展示、衍生等產業,打造數字產業鏈條,培育數字產業叢集,搭建培育數字技術創新聯盟、產業聯盟等,提升新一代資訊科技產業發展能級,透過數字化技術改造傳統優勢產業,釋放數字經濟對傳統經濟的放大、疊加、倍增作用。

第三,數字經濟加速產生新產品新服務,從而帶來新機遇。

基於資訊化網路的加速升級,許多企業抓住機遇進一步發展。隨著4G技術的廣泛應用,短影片公司迅速崛起,並迅速遍及全球。基於網際網路平臺發展的微創新、微應用、微產品等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興起,廣泛開闢了新就業渠道,激發了多元創造。未來隨著5G時代的到來,區塊鏈、大資料、人工智慧等技術的發展,數字經濟將迎來新的輝煌。

新興產業是引領未來發展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力量。加快打造具有核心競爭力的新興數字產業鏈,對國家形成新的競爭優勢,實現跨越式發展至關重要。“十四五”時期是我國新興產業發展的關鍵時期,越來越多的數字技術將進入大規模的產業化、商業化應用階段,成為驅動數字產業變革和帶動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數字經濟作為新興產業成長的統領,面臨挑戰的同時也將迎來更大的機遇,促進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將是我國“十四五”以及到2035年中長期規劃期內都需堅持的重要戰略,在這個戰略機遇期數字經濟推動新興產業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