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唄接入央行徵信系統,媒體:整治網貸“無證駕駛”勢在必行

接入徵信系統後,“花唄”的使用者將更加嚴格規範自己的借貸行為,降低對多頭借貸、過度借貸、借貸逾期等不良行為的僥倖心理,逐漸養成科學、理性的金融消費習慣,量入為出,合理使用借貸工具。

9月22日,線上個人信用貸款產品“花唄”釋出公告稱,在中國人民銀行徵信管理部門的指導下,“花唄”正在有序推進接入金融信用資訊基礎資料庫(以下簡稱“徵信系統”)。目前,已有部分使用者可以在自己的信用報告中查詢到“花唄”的相關記錄。

公告發布後不久,該訊息便憑藉廣泛的關注度迅速衝上了熱搜。從某種意義上講,這反映出公眾對於網路貸款規範有序發展的期待。

先了解一下“花唄”此前為何沒有接入徵信系統,以及會產生哪些後果。“花唄”的本質是一款藉助網際網路平臺獲客、引流的網路個人消費貸款產品。與商業銀行信用卡業務類似,借款人無需提供抵押、質押擔保,僅憑藉信用便可在“花唄”上獲得一定的貸款額度,借款人可在該額度內透支消費,到還款日按時還款即可,也可以隨借隨還。

誠然,近年來藉助科技優勢、平臺優勢,網路平臺企業在提升金融服務效率和金融體系普惠性、降低交易成本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發展的總體態勢是好的,但同時也存在一些違規問題,如無牌或超許可範圍從事金融業務等。

現實中,有一些開通“花唄”的借款人並沒有仔細閱讀過平臺協議,也不知道自己借的錢究竟來自什麼機構。問題也恰恰出在這裡。“花唄”此前之所以沒有正式接入央行徵信系統,主要原因是它背後真正的放款機構是網際網路小貸公司,而針對此類機構的監管並不完善。此前,部分網路小貸公司甚至規避槓桿率監管,以較低的註冊資本金放出上百億元貸款。

不接入徵信系統帶來的直接後果,往往是部分借款人“有恃無恐”,因為即便違約、不還款,自己的徵信記錄也不會留下汙點,自己今後的經濟生活也不會受到負面影響。與此相對應,“暴力催收”問題也就層出不窮,給社會穩定留下隱患。此外,由於借款人的信用風險上升,按照金融學中“收益覆蓋成本加風險”的基本原理,放款機構出於經營角度考量,風險上升的同時必須提高貸款利率(即資金價格)用於覆蓋風險損失,無形中推高了貸款成本,增加了借款人的財務負擔,真可謂“雙輸”。

由此可見,整治“無證駕駛”勢在必行,金融活動必須全部納入金融監管,金融業務必須持牌經營。目前,正規持牌機構——重慶螞蟻消費金融有限公司已獲批開業,“花唄”消費信貸業務的放款主體也將逐步變更為該機構,以及平臺合作的其他持牌金融機構,如商業銀行等,此前的網路小貸公司將有序退出。

隨著“無證駕駛”得到整治,“正規軍”登上舞臺,正規持牌的消費金融公司與銀行一樣,其服務記錄資訊也必須像銀行借貸資訊一樣納入央行的徵信系統。這便是此次“花唄”宣佈有序推進接入徵信系統的主要原因。

不難預判,接入徵信系統後,“花唄”的使用者將更加嚴格規範自己的借貸行為,降低對多頭借貸、過度借貸、借貸逾期等不良行為的僥倖心理,逐漸養成科學、理性的金融習慣,量入為出,合理使用借貸工具。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金融科技與平臺經濟快速發展,跨界、混業、跨區域經營等特徵日益突出,風險傳染速度更快、波及面更廣、負面溢位效應更強,這對金融監管也提出了新挑戰。接下來,金融監管部門應遵循“同質業務、同質監管”的原則,致力於在促進金融科技發展和防範金融風險之間取得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