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溪小山村裡“藏”著一段跨越血緣的中非祖孫情

蘭溪小山村裡“藏”著一段跨越血緣的中非祖孫情

金華新聞客戶端7月23日訊息 金華日報記者 邵建偉

“巴比已經被蜀山中學錄取了!”昨天下午,66歲的盛美娟高興地告訴記者。將近11年了,在蘭溪市柏社鄉胡聯這個偏僻的小山村裡,過去那個她常常揹著、面板黑黑的小男孩,如今已長成個頭超過自己的少年郎。

嘆身世可憐,她悉心照顧

盛美娟清楚地記得,那是2010年春節前,在義烏打工的兒子盛曉陽突然領著一個長得很黑的小男孩回家,請父母幫忙照顧。這個小男孩就是巴比,當時只有6歲的他是個中非混血兒。母親在他出生後不久就離開了;父親名叫阿里,是一名在義烏做藥品原材料生意的非洲多哥人。盛曉陽是阿里的貨車司機,阿里有一天聲稱回國處理生意,把巴比託付給盛曉陽照看幾天,自此杳無音信。

失去工作的盛曉陽,既要照看巴比,又要撫養兒子,經濟壓力驟增。由於巴比不符合福利院收養條件,他只好把巴比帶回老家,請父母暫代撫養。

初見面板黑黑、瘦小的巴比,盛美娟有些不能接受。但是瞭解小巴比的身世後,她和老伴頂著他人異樣的眼光把這個可憐的孩子留了下來。

起初小巴比給盛美娟帶來不少麻煩:他不吃家裡飯菜,盛美娟就給他買麵條;由於水土不服,他經常鬧肚子,無論白天黑夜,盛美娟都會揹著他去醫院檢查、治療;大冬天,他鬧著要吃雪糕,可小山村裡哪有賣?她只好挨家挨戶去村民家中的冰箱裡找存貨……就這樣,在盛美娟精心呵護下,小巴比一天天長大,漸漸適應了小山村的生活,操著一口地道的當地土話,在別人看來儼然就是一個本地娃。

湊錢為學費,她加班加點

可是,到了上學年齡的小巴比,卻因沒有戶口,附近的學校無法接納他。盛美娟無奈之下四處請託親朋好友幫忙。離村子十幾公里外的下陳中心小學負責人被她感動,破例同意接收小巴比入學。為了湊足1800元學雜費,盛美娟到村裡的被褥加工點幹活,而且經常幹到深夜。不管多晚,小巴比都堅持陪著奶奶,幫著剪線頭、整理布料。有時候,他還會指出奶奶幹活出錯的地方。巴比的體貼、能幹讓盛美娟很是欣慰,旁人也忍不住對巴比頻頻豎起大拇指:“這孩子實在是太懂事了!”

1800元學雜費終於湊齊了,巴比高高興興地背起新書包,進入校園成了一名小學生。由於家裡離學校太遠,巴比只能住校。但他很快適應了校園生活,學會洗衣服、整理床鋪,學習成績在班上總是前幾名,還是班裡的“體育明星”。

每逢週末,巴比就急急趕往公交車站。這是他最興奮的時候,因為又可以回到奶奶身邊。而盛美娟也總是早早準備了好吃的等巴比回家。每次見到奶奶,巴比都會彙報學習情況,但從不提生活上的要求。奶奶給的零用錢,他也從不亂花。為了補貼家用,盛美娟除了忙農活,又在村老年食堂兼了一份炊事員的工作。

少年初長成,她不求回報

轉眼間,巴比即將小學畢業,可戶籍問題還是沒有解決。2017年11月,蘭溪市公安局馬澗派出所的民警得知這一情況後,多次往返義烏、金華等地,對孩子父親曾經的工作地、暫住地進行走訪、核實,根據國家有關規定幫忙落實戶口。終於,在2018年新年到來之際,巴比從民警手中收到了一份特殊的新年禮物——一本嶄新的戶口簿。這上面,有他給自己取的名字——盛天一。

“我是中國人了!我叫盛天一。”巴比對此十分自豪。在升入柏社初中後,他學習更加用功。因為巴比正在長身體,學習又辛苦,盛美娟總是想著法子給他加強營養,有什麼好吃的總留給巴比。奶奶的這一份疼愛,巴比牢記心裡。今年5月9日母親節,他精心製作了一張賀卡送給盛美娟,在上面寫了四個大大的字——“感恩奶奶!”

“這是我這輩子收到的唯一一張母親節賀卡,也是我收到過的最喜歡的禮物。”盛美娟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我不要求他回報什麼,只想把他好好養大,讓他好好讀書,做一個對國家、對社會有用的人。”

巴比很爭氣。今年6月17日,他順利參加中考且發揮良好,目前已被當地蜀山中學錄取。記者見到巴比時,他正在家透過手機上初高中銜接課,盛美娟在廚房裡洗菜備料,打算晚上給巴比做最喜歡的麵條吃。

“奶奶就是我的媽媽!奶奶給了我母愛,給了我溫暖,我是幸運的,和她在一起,我很幸福!”巴比說,他一定會好好讀書學有所成,以後報答奶奶、報答眾多好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