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條紅軍搶渡的“英雄河”,還有多少傳奇?

這條紅軍搶渡的“英雄河”,還有多少傳奇?

烏江,長江上游南岸最大支流。兩岸奇山對峙,江中礁石嶙峋。從“鹽油古道”到“黃金水道”,千里烏江百年滄桑,天險絕壁間鐫刻下色彩斑斕幾多傳奇。

這條紅軍搶渡的“英雄河”,還有多少傳奇?

貴州省遵義市烏江鎮一景(4月19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歐東衢 攝

“紅色”烏江講述“英雄河”。86年前,英勇的紅軍戰士在烏江沿岸群眾生死相依支撐下,砍竹子、扎竹筏、搭浮橋。冒著敵人滾滾炮火,紅軍搶渡烏江,挺進遵義,為實現偉大轉折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這條紅軍搶渡的“英雄河”,還有多少傳奇?

紅軍搶渡烏江江界河戰鬥遺址紀念碑(5月20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歐東衢 攝

烏江天險,浪急灘險、暗流湧動,紅軍為何沒有重蹈湘江戰役覆轍?風險挑戰、挫折坎坷,擊不垮勇敢無畏的共產黨人;“水馬”躍江,邁過一個個“攔路虎”,迎來一片新天地。

“金色”烏江流淌“生機河”。烏江流域以近四成的省內面積,承載著貴州一半以上的人口和經濟總量,是貴州經濟社會發展最快,規模和影響最大的流域地區。

如今,五橋飛架“天塹變通途”,十級電站蓄能奔湧,“懸崖村”出山銘記不屈信念。

這條紅軍搶渡的“英雄河”,還有多少傳奇?

貴州省烏江特大橋(4月19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歐東衢 攝

“綠色”烏江重現“生態河”。曾幾何時,因工業的快速發展,烏江變“汙江”,一度拉響生態“警報”。

烏江清,貴州水清。治理烏江是貴州建設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的重要舉措。生態治理加快了烏江流域“騰籠換鳥”、調整產業結構的步伐。“汙江”變“清河”,又現“一江清水向東流”。

這條紅軍搶渡的“英雄河”,還有多少傳奇?

位於烏江中游的江界河(5月20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歐東衢 攝

滔滔江水、驚濤拍岸,千里烏江奔湧向前,繪出一幅波瀾壯闊的時代畫卷。

烏江天險寫傳奇

文字記者:李自良、王麗、李驚亞、李黔渝

影片記者:吳斯洋、崔曉強、楊焱彬、劉勤兵

海報設計:殷哲倫

新媒體編輯:黃康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