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萬多的健身卡,才上了17節,只能退回2萬不到?

預付式消費因具有優惠、便捷、資金快速回籠等優勢,受到經營者和消費者的一致青睞。但預付式消費的提前支付性無疑增加了消費者的單方風險,極易引發糾紛。

廣州的劉女士就遭遇這樣的糾紛,

前前後後花5萬多元買了健身課程,

沒想到,剛續費3個月,

健身會所就停業了,

為了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劉女士沒少奔波……

近日,記者從廣州市消委會2021年315資訊通報會上了解到,2020年由於疫情,一些經營者資金週轉出現困難,難以按照承諾履行合同;還有部分中小企業關門停業、破產,導致相關糾紛數量激增。被投訴的行業覆蓋教育培訓、美容美髮、運動健身、婚紗攝影、駕校培訓等多個服務領域,涉及的金額少則數千元,多則上萬元,嚴重侵害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案例

2019年4月,消費者劉女士到單位旁邊西湖路63號的廣州力美健光明會所辦了一張會員卡,購買了28節普拉提私人教練課程,共花費11900元。2020年8月,教練告知劉女士有優惠活動,力勸她加購課程。劉女士想著利用自己午休時間可到該會所進行鍛鍊,於是續交了2300元的年費(期限是2021年1月30日至2022年4月1日),同時又以36124元的價格增購了47節常規課程和40節康復課程。

不料,續費才三個月,劉女士就收到了光明會所停業通知。 與經營者協商,對方提供了三個處理方案:一是會員可調整到其他會所上課,但最近的會所離原址約2公里路程;二是會員可轉讓剩餘課程,但需承受因轉讓產生的20%-30%價值貶損;三是可選擇退款,但需扣除實付金額30%手續費。 劉女士認為,現在是由於健身會館的原因,導致自己不能繼續在原址鍛鍊,過錯責任在對方。可經營者還毫無誠意,提供如此不合理的“善後”方案,於是憤而投訴至消委會。

消委會組織爭議雙方進行現場調解。調解時發現,廣州力美健光明會所存在以下三個方面嚴重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的事實,並提醒企業予以糾正:

一是格式合同字型迷你行距小,關鍵資訊不顯著。

從經營者提供的材料來看,《健身俱樂部會員入會協議》和《聘請私人教練服務協議》僅為A4紙張大小,上面密密麻麻有數十條條款,字型和行距都特別小(比芝麻還小),消費者閱讀起來非常費勁,何談字斟句酌。

雖然目前法律上對於合同協議的字型、行距等方面無禁止性規定,但是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二十六條明確規定“經營者在經營活動中使用格式條款的,應當以顯著方式提請消費者注意商品或者服務的數量和質量、價款或者費用、履行期限和方式、安全注意事項和風險警示、售後服務、民事責任等與消費者有重大利害關係的內容,並按照消費者的要求予以說明。”也就是說 《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強調了,格式條款中的關鍵資訊以及消費者認為必要的資訊應著重強調和明示,而力美健提供的協議顯然與之不符合。

5萬多的健身卡,才上了17節,只能退回2萬不到?

案例中的健身俱樂部會員入會協議

二是退費規則複雜,雙重扣費不合理。

在《健身俱樂部會員入會協議》和《聘請私人教練服務協議》中,都有類似的內容——“乙方購買課程時為優惠價,若乙方要求解除協議並要求退還剩餘費用或轉為其他消費形式的,須按實付價格的30%作為手續費,從待退款餘額中予以扣除。”劉女士告知,其會員費和購買課程費共計50324元,其中普拉提已上8節,常規課已上9節,康復課未上,且當時力美健的銷售告知其優惠價款為總額,平均下來大約每節課花400~500元不等,因此,除去已上課程17節後剩餘課款可退回38824元,其可接受。但力美健光明會所店長告知,必須先按實付金額50324元的30%扣除手續費,剩餘款項按普通課原價800元/節,普拉提原價1200元與之對應已上節數扣減,實際能退給消費者18427元。因雙方協商未能達成一致,市消委會只能依法予以終止調解。

消委會認為,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應當遵循公平原則確定當事人雙方的權利和義務。而力美健的做法:一方面利用格式合同約定透過收取“手續費”把解除協議的全部成本轉嫁到消費者身上,另一方面又推翻締結合同時雙方合意的對價,要求消費者按照課程原價來支付“已消耗課程”費用,進一步侵佔消費者預付金額。據《民法典》第五百八十四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造成對方損失的,損失賠償額應當相當於因違約所造成的損失……”,該糾紛的起因為力美健光明會所不能提供預定之服務,因此不存在消費者違約情形。假設該店能繼續履行合同,消費者按合同約定支付“手續費”作為違約金已經足矣。但商家仍按照課程原價扣除餘款,已超出了法律規定的違約責任承擔限度,顯然違反公平原則。

三是免除經營者自身責任,加重消費者責任。

協議中關於“甲方搬遷或結束租賃”的情況,僅簡單約定“乙方同意甲方將乙方會員轉至力美健品牌的其他一間會所”,並沒有關於“乙方不同意”的情形和解決方式。當產生爭議時,力美健公司則直接套用格式合同約定“乙方解除協議並要求退還剩餘費用或者轉為其他消費形式”來計算。

消委會認為“因甲方原因(升級、搬遷和停業等)導致合同無法繼續履行”和“因乙方原因(無意願上課、生活或工作變動等)解除服務合同”是兩種完全不同的解除情形,所以適用的法律不同,雙方的權利義務以及責任劃分也不同。現在是力美健光明會所因搬遷導致無法繼續為消費者提供服務,屬於經營者違約,理應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但經營者藉助制定格式合同條款對自身責任進行規避,反之,加重了消費者的責任。

為此,消委會呼籲經營者應先做到守法經營,再向誠信經營提升。在此也鄭重提醒廣大消費者:在與商家簽訂各類健身合同時,應先擦亮雙眼、仔細閱讀各條款,尤其是退款條款。對於各種預付式的消費,須做到貨比三家,明明白白消費,理性面對各種促銷折扣,謹慎消費。

文、圖:廣州日報·新花城記者 何穎思、林琳 通訊員 穗消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