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編者按】北京作為首都,歷史文化底蘊深厚,3000年建城史,600年古都史,令這裡薈萃了中華民族優秀的文化藝術,以“燕京八絕”為代表的傳統工藝美術更是令人歎為觀止!為傳承和弘揚優秀傳統文化藝術,北京旅遊網對“工藝美術大師”進行系列專訪,以期留住技藝,留住傳統,留住文化,讓中外遊客更進一步深入瞭解北京的文化藝術。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非物質文化遺產花絲鑲嵌傳承人趙春明接受本網專訪

花絲鑲嵌技藝是“燕京八絕”之一,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非物質文化遺產花絲鑲嵌傳承人趙春明從事花絲鑲嵌至今已 40 餘年。迄今為止,趙春明大師製作出很多花絲鑲嵌精品,還修復了很多古代精品。這些令人歎為觀止的國寶級藝術品有何門道?請聽趙春明大師為您講述!

“金玉圓明園大水法”表達了我們由衷的愛國情懷 終生難忘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我從15歲入行學藝到現在已有40餘年,做的作品很多,包括高檔禮品和文物複製修復等。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做過的最大件“金玉圓明園大水法”。它的原材料昂貴,器型較大,使用了60公斤金料,4000多粒各種各樣的寶石,幾十公斤精選出來的新疆和田白玉料,還有上好的翡翠;工藝繁瑣,包括玉雕工藝、花絲鑲嵌工藝、鏨刻工藝等,是一件多工藝多材料結合的作品。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這件作品從研發設計到製作完成用了五年多時間,它的藝術風格中西合璧,有中式的歇山式,又有西洋的洛可可藝術風格。這件作品是我們為深圳華景園公司製作的,當時是為了紀念1997年香港迴歸製作的。從感情上說,我非常願意接這個作品,它也是我一生當中做過的最大的、最複雜的一件作品。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它是建築擺件,建築擺件在花絲鑲嵌工藝裡難度是最大的。這件作品也能表達我們由衷的愛國情懷,以此向香港迴歸,向我們偉大的祖國獻禮,所以這件作品對我意義非凡,終生難忘。

《梵音及宇海螺法燈》既精細又粗獷 堪稱完美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在我做的佛教題材作品裡,我感覺最完美的,就是我跟工美研究院設計師秦思合作的《梵音及宇海螺法燈》。這件作品把不同的元素重新組合,上面是時輪壇城,下面是白海螺,透過花絲鏤空的特性,設計為具有實用功能的燈具,裡邊還有帶萬向軸的託,可以燃香,所以,它既可以當香薰,也可以當燈具,又能反映出佛教的一些教義。所以我對這件作品也比較滿意。這件作品的工藝,主要是鏨刻和花絲鑲嵌,時輪壇城是用花絲鑲嵌工藝,白海螺是用鏨刻工藝,兩種工藝疊加,既精細又粗獷,對比之下,精細的更顯精細,海螺的年代滄桑感也表現得淋漓盡致。

“金翼善冠”為何令人歎為觀止?

我為首都博物館、明十三陵、南京博物館等機構修復、複製了數百件作品。在複製過程中,我感覺就像與古人對話,從中吸取古人的營養,能向老祖宗學到很多花絲鑲嵌或者鏨刻的技巧。其次,古人的工匠精神難能可貴。過去沒有現代這麼好的冶煉裝置,和拔絲裝置,把絲拔到0.3毫米或者0.2毫米,比頭髮絲粗不了多少,古人怎麼做出來的呢?而且在古代作品上看不到一點焊接的痕跡,這些我們現代人看到都會拍案稱奇,歎為觀止。我想是古人把他們所有的聰明智慧和潛質都調動了起來,一絲不苟,精益求精,才能做得這麼完美。如果刨去現代的冶煉裝置拔絲裝置和其它一些機械化裝置,我們現代人用純手工來完成這些作品,拍著胸脯說很難很難。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什麼樣的作品能打動心靈?那些作品太美了,能讓觀眾產生互動之感。以金翼善冠為例,上面的龍爪、龍眼、龍鱗,都非常形象、逼真。這種作品就是有溫度的作品,能夠帶給人一種美的享受。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古人的工匠精神,值得我們好好學習和發揚光大。古人對器物造型的理解也是值得現代人好好學習的。古人不注重透視關係,但是金翼善冠上的龍的頭、眼、鼻、嘴、腳,看上去都特別舒服,就是古人講的特別有“精、氣、神”,特別有神韻。龍的怒態表現得惟妙惟肖,1cm左右的爪子上有筋腱、腳墊,等結構全部刻畫了出來,其“蹬、抓、撓、踹”的動感、力量全部表現出來了,特別的生動。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龍鱗片都是一個個小圓圈,一層壓一層,形成半月牙狀,特別像鱗的形狀。在表現手段上非常豐富,龍身是用堆炭灰兒的工藝製作出來的,現在這種手藝很少有人做了,幾乎就失傳了。另外,這件作品的前屋、後山、腳這三大部分,大約500多根絲,看不到一個絲頭,“藏茬掖醜”的手段極為高明,經緯線非常對稱,非常均勻。而且花絲鑲嵌的八大技法——“掐、填、攢、焊、堆、壘、織、編,用到了7個,還有鏨刻工藝,都在金翼善冠上體現出來了。所以無論是從技藝到藝術性金翼善冠都特別完美。

5-10年之內做出“滕王閣和岳陽樓”擺件

我說過要做出中國的四大名樓,但是首先現在生產任務比較多,其次是要參加一些外事活動,這樣時間就比較受限制,第三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現在也想做一些傳承的事,帶一帶學生和徒弟。因為我們這行需要從年輕人抓起,牽扯的工藝比較多,比較繁複,學習的時間比較長,有的人幹了五年、十年,可能都不一定幹得好。所以現在帶年輕人帶徒弟做傳承,這也是我現在主要的工作內容。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現在已經做出來了兩個——鸛雀樓和黃鶴樓,我肯定要把後邊的兩大名樓——滕王閣和岳陽樓做出來。做建築擺件在花絲鑲嵌工藝裡可以說是最難的,因為這要求的工藝技藝非常高超,橫平豎直,成行成線,不能有一點毛病,難度非常大。而且它們又是大型的組合擺件,結構比較複雜,做起來週期會很長。所以我預計在5-10年之內做出來,希望能把它們做成能夠代表現代工藝技藝水準的作品。

“冬奧玉琮”取材於良渚文化 已經在市場上銷售

現在正在做的作品,主要是多種工藝多種材料結合的一些作品。這些作品不僅要用到花絲鑲嵌工藝,還有玉雕工藝、雕漆工藝、景泰藍工藝等。這樣的作品符合現代人的審美,不僅不單調,而且表現力非常強。工藝技法,視覺效果都非常豐富,也可以說是在古法技藝的基礎上實現了創新。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現在主要做的都是禮藏渠道商品,比如冬奧會的一些衍生品。這次為華信公司創作的“冬奧玉琮”,就是取材於良渚文化,從中衍生出來的作品。良渚玉琮,形狀為方形,玉璧用於祭天,琮用於祭地,規格非常高,是王公貴族的祭祀活動或者大型祭典使用的器物,是權力、地位的象徵。“冬奧玉琮”作為冬奧會官方特許商品,目前在市場上已經銷售。另外,就是“和平頌雙耳鏈瓶”,這件作品玉雕、景泰藍、花絲鑲嵌等工藝相結合,歌頌我們現在的和平年代,國家富強,也帶給人們一種美的享受。

因為熱愛而堅持 在傳承的基礎上創新才能走得更長遠

我目前取得了一些成績有多方面因素。從外部因素看,有政府領導的支援,還有朋友的幫助。從內部因素看,就是自己的努力、堅持和熱愛,熱愛才能堅持下去。比如我們抱著一個非常喜愛的小寵物,抱著它走十里路都不會覺得累。如果是一塊大石頭抱著,走兩步可能就要扔掉了,因為你不喜歡。另外,還有精益求精、一絲不苟的工匠精神,以及在傳承的基礎上發展,結合當代美學理論,現代的美的元素,融入到傳統的文化技藝中去,生產出適合於當代的作品,這樣才能走得更長遠,才能有生存的空間。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我只是做了一些自己的本份工作。作為花絲鑲嵌從業者,取得了一點點小小的成績,微不足道,要想把它發揚光大,就要傳承。靠誰傳承?靠掌握了核心技藝的人。我現在主要就是培養徒弟帶學生,把我們這行的技藝傳授給更多的年輕人,讓他們一代一代走下去,能夠繼續傳承這一古老的技藝。現代的年輕人有知識、有文化,他們能夠融合現代的文化元素做出現代人喜歡的作品,這樣才能夠長遠走下去。

“花絲鑲嵌”能帶給年輕人充分的自信

我們這一行看著很枯燥很乏味,但是鑽進去以後,瞭解它的發展歷史以後,你會非常喜歡它,熱愛它,能帶給年輕人充分的自信。花絲鑲嵌行業萌生在夏商時期,經過夏商周,秦漢大一統,慢慢工藝走向了獨立。唐宋時期得到大發展,那時我國政治穩定,經濟發達,加上絲綢之路的完全暢通,引進了很多外來文化和技藝,與我們本土技藝互相融合,又產生了新的技藝。從陝西何家村地窖和法門寺地宮出土的大量文物都能看出這一時期,花絲鑲嵌技藝非常繁盛。鼎盛時期是在明清時期,這個階段就是花絲鑲嵌技藝的八大技法——掐、填、攢、焊、堆、壘、織、編,鏨刻工藝,點翠工藝,點藍工藝,鑲嵌工藝都已經定型,十分成熟了。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趙春明專訪:在傳承中發展 讓花絲鑲嵌技藝走得更長遠

2008年,花絲鑲嵌工藝又被認定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被定為宮廷細金工藝,規格非常高。我希望年輕人瞭解一下花絲鑲嵌的歷史和工藝,然後能喜歡和熱愛,最後融入到花絲鑲嵌隊伍當中,把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優秀的傳統文化和傳統技藝傳承下去,發揚光大。(文/ 張曉芳,轉載請註明作者和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