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日文化課可以這麼上

語言是文化的一部分,國際中文教育自然也離不開中華文化的介紹與傳播。開設與中國傳統節日有關的文化課時,老師不應只依賴教材課本,而是需要幫助學生真正感知、體悟中華文化。

對於中文初級班,我在課上綜合運用多媒體課件的文化介紹內容會多一些,但語言文字和文化教學也不能割裂,不能顧此失彼。在字、詞、句、小語段教學過程中,都可以滲透文化內容。

就以傳統佳節春節為例,有一次課上學到年俗時,講到了“福”字。我介紹了中國人喜歡在春節期間把紅色的“福”字倒貼表示納福,帶著學生學習了“福”字的音、形、義、組詞和用福字說話造句後,有的學生還是覺得這個字不好記。而大部分學生也仍然不明白中國人喜歡把“福”字倒貼的這一做法。為了加強學生的記憶,我想到把漢字和書法結合起來進行教學。於是,我在下一堂課上,帶來了筆墨紙硯,教學生一起練習用毛筆寫“福”字。經過幾番演練,學生終於對“福”字瞭然於心。緊接著,我給學生分發了帶“福”字的紅色剪紙,五花八門的“福”字令大家愛不釋手。最後,我讓學生們看著我把“福”字翻轉過來,我問他們這個字是不是倒了。這時,我把一個字拓展成了一個小句——“福”倒了,還在“倒”字上標上拼音,讓他們齊聲朗讀“福倒了”。在“倒”字和“到”字的拼音間畫上等號後,學生馬上領悟了——原來中國人喜歡用諧音來討口彩,說吉利的話。

如果全憑老師講解,少了問答、演示等環節,學生也許還是一頭霧水。經過一系列的講解、練習書法、動作演示等環節後,學生有了參與和體悟,教學效果就不言而喻了。

還有些學生,中文水平相對較高,對中國文化較熟識或知之不少,給他們上節日文化課就不能老生常談,否則容易產生審美疲勞。針對這部分學生,需要佈置不同的任務。

記得我教過一箇中文中高階水平的進修生班,當時根據他們在春節的打算和安排,我把學生分成5組,佈置了教學任務——採訪春節期間的商戶店家、到中國朋友家過年、利用春節假期遊覽旅遊勝地等,要求每人節後以作文或演講的形式彙報自己的任務。

為了不讓學生們感覺這些任務是負擔,也為了增添春節這個特殊節日的喜慶氣氛,我在班級的微信群裡分發了微信紅包,學生們很快學會了彼此間互發祝福和收發紅包,也很自然地把春節和紅包聯絡了起來。

作為上海人,我會教學生說一些上海話。春節時,學生們竟然活學活用——用上海話給當地人拜年。

值得一提的是,為朋友準備拜年的禮物,當然就涉及到了年節風俗,送禮的禁忌是學生們很感興趣的部分。

那年的春節文化課,給學生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春節是主題文化,同時課上也涉及到了禮儀文化、訪客文化、服飾文化、方言文化、流行文化……他們很慶幸自己能全面瞭解中國人在春節期間的衣、食、住、行、娛樂,並愛上了在中國過年。

類似的節日文化課,比如中秋節和端午節,在講述優美的傳說和引人入勝的故事之後,複述課文大意或身著表演服再現故事情節都是學生喜愛的形式。此外,讓學生觀看節日食品的製作過程,甚或邀學生親自參與制作,並把勞動成果作為禮物送給朋友,也是非常好的教學手段。

涉及傳統節日的文化課,其實是一門交叉性較強的綜合課,語言和文化的鑲嵌,主題文化和散發性邊緣文化的整合,中外文化的交匯與碰撞,使得學生在掌握特定中文的同時,又真實觸碰到了其深厚的文化底蘊。

(作者繫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文教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