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狩獵,在野性與文明中游走

今年2月初,西班牙政府啟動程式,準備將野狼列入國家保護物種名錄。這意味著西班牙將在未來禁止獵狼。動物保護主義者對政府的這一舉措表示歡迎,但西班牙皇家狩獵聯盟以及一些狩獵愛好者則認為,這可能影響該國傳承已久的狩獵文化。

西班牙騎士最愛獵野牛

狩獵是人類最古老的生存手段之一。西班牙考古人員曾在該國多處洞穴發現狩獵場景壁畫,有的距今已有7000多年。這些壁畫內容豐富,有的描繪了獵人捕捉鹿和山羊的過程,有的畫的是人類手持長矛跟蹤野豬的場景,還有的展現的是人類與野牛搏鬥的場面。

狩獵也是中世紀西班牙騎士的重要娛樂和社交活動。作為職業軍人,這些騎士在參加戰爭之餘,平日的主要消遣活動也多與軍事技能訓練有關。由於狩獵不僅具備軍事訓練的實戰性,還能滿足騎士們從物質到精神等諸多方面的需求,因此他們對此尤為熱衷。

8世紀初,被稱為“摩爾人”的穆斯林大軍從北非渡過直布羅陀海峽,之後很快佔領西班牙大部分地區。當時,西班牙政權則守住北部殘存的地盤,展開反擊。誰都沒有想到,這一仗一打就是近800年。在這場名為“收復失地運動”(711-1492年)的戰爭間歇,摩爾人和西班牙士兵都透過打獵苦中作樂,既能獲取肉食,又能鍛鍊作戰能力。

西班牙狩獵,在野性與文明中游走

相較於鹿等溫順的食草動物,西班牙騎士更偏愛凶猛的以及更具挑戰性的對手,以尋求更加刺激的體驗。野牛是西班牙騎士的最愛之一。雖然熊或野豬被逼急了也會反擊,但它們大多數會選擇逃跑。騎士們發現,伊比利亞野生公牛不僅健美雄壯,而且生猛勇敢。比起逃生,它們更願意選擇戰鬥,並且永不退縮,至死方休。對獵手來說,與野牛的搏鬥已不再是狩獵,而是一場野性的狂熱碰撞和交流,是“狹路相逢勇者勝”的最純粹表達。有一種猜測認為,西班牙人喜歡鬥牛與此有關。此外,西班牙獵手還有騎在馬上用矛捕獵野豬的傳統。對於西班牙人來說,在歷史上很長一段時間內,他們逮住野豬的唯一方法就是用馬將其逼到合適的地方,然後在馬上用長矛將其刺死。很多油畫就是描繪這一場景的(如圖)。

狩獵許可證需“年檢”

狩獵是西班牙的社會文化遺產,其獵鷹訓練術已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如果以參與人數來看,西班牙的狩獵愛好者人數僅次於足球和籃球球迷,位居第三位。在西班牙大多數地區,只要年滿14歲就有資格狩獵。2013年,巴利阿里群島將這一年齡降到8歲,符合條件的孩子可以在成年人的陪護下參與狩獵。儘管不能用武器,但孩子們可以藉助獵狗,或下套做陷阱來捕捉獵物。孩子們經常在獵狗的幫助下打兔子。此外,西班牙人還會在崎嶇的山路上設網捉畫眉鳥。

在西班牙,打獵的門檻比較低。在獲得狩獵許可證、武器持有許可證併購買強制保險後,就可以在限定區域打獵。如果使用的是弓箭等“冷兵器”,則不需要武器持有許可證;但如果是使用槍支等“熱武器”,則需要透過理論和實踐兩門考試才能獲得許可證。獲得許可證後,需要按期複核:60歲以下人士每5年複核一次;60-70歲每兩年一核;70歲以上則需要每年一檢。

西班牙所在的伊比利亞半島,被認為是歐洲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之一,為當地人狩獵提供了豐富的資源。在西班牙有4類狩獵劃定區域,每一類的管理和對外開放方式不同。其實,西班牙不僅是本國狩獵愛好者的天堂,也是一些歐洲名流經常造訪的打獵勝地。英國的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就經常造訪位於西班牙南部的加爾甘塔莊園。這座莊園是全歐洲最大、最隱祕的狩獵場,園中野豬和野鹿應有盡有,還有醫院和教堂等設施,園中的空曠場地可供直升機起降。有報道稱,威廉王子和哈里王子曾在某次狩獵之旅中,打了700多隻鷓鴣。

有專門的獵物加工廠

每年12月,獵人們就會有第一撥收穫。西班牙獵手的很多“戰利品”會被出口到歐洲其他國家。大型動物,如野豬和鹿類,是德國、法國、比利時等國餐館的最愛。野兔等小型獵物則多供西班牙本國居民消費。西班牙還有數十家專門的獵物加工廠,野豬火腿是其特產之一。《環球時報》記者曾在各類食品展銷會上品嚐過這一特色食品。該火腿通常顏色偏深,肉質較硬,別有一番風味。此外,獵物也可能被製作成標本。據西班牙皇家狩獵聯盟統計,西班牙獵人制作標本的花費為平均每人每年175歐元(約合人民幣1362元)。

雖然狩獵是西班牙的傳統,但近些年來也引發諸多爭議。支持者認為,狩獵不僅是傳統,而且有助於維護生態平衡。比如西班牙野豬數量龐大,且沒有天敵,如果沒了狩獵活動,將會導致環境問題。反對者則認為,狩獵和鬥牛一樣,太過殘忍。還有人認為,允許未成年人狩獵,讓他們過度關注如何獵殺,而不培養他們對大自然的敬畏,不利於未成年人價值觀的養成。此外,每年狩獵季節結束後,西班牙會有超過1.2萬隻獵犬被遺棄,這也是一些民眾反對狩獵的原因。一些民眾抱怨說,他們難以在傳統文化和現代文明中找到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