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居》讓都市劇又有了煙火氣

《心居》讓都市劇又有了煙火氣

《心居》讓都市劇又有了煙火氣

《心居》以一場“借錢”買房的“心戰”開場:童瑤扮演的大姑姐是事業有成、美麗成功的上海本地女人,海清扮演的弟媳是精明勤快、拼命想融入大城市的“外來者”。表面家長裡短,實則刀光劍影,觀眾的心跟著如履薄冰。這個“名場面”毫無意外引發了圍觀熱潮,隨之輪番登場的顧家親友團也沒有讓人失望,暴發戶、公務員、退休教師、返城知青、弄堂裡的小市民、出入外灘的投行高管……帶有濃郁上海特色的各個圈層逐漸鋪展開來,在充滿煙火氣的日常中生活著、碰撞著。

總製片人馬好、導演滕華濤近日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採訪時坦承,這次創作的確把很大力氣花在了刻畫當代都市各個不同階層。“跟我十多年前拍《王貴與安娜》《裸婚時代》等不同,現在階層的清晰度更明確了一些。”滕華濤說。

《人世間》全景式縱深感

《心居》側重橫截面

騰訊影業和閱文影視的“時代旋律三部曲”中,除了電影《1921》,剛剛播畢的《人世間》和《心居》幾乎是同期開發。《心居》原著作者、編劇滕肖瀾是魯迅文學獎獲得者,但畢竟小說是圍繞當代上海一個家庭來講家長裡短,何以將其放在跟《人世間》同等戰略的專案高度?總製片人馬好介紹:“我們覺得《人世間》這部小說縱深感比較強,講述50年中國百姓生活史,無論是地理位置從東北到貴州,還是從工人階級到知識分子、政府官員,選題上是一個非常社會化、全景式的作品。騰訊集團副總裁、閱文集團執行長程武四年前就規劃佈局現實題材,關注當下的故事,所以我們在《人世間》的時候覺得它是一個全景式反映社會的變遷。而《心居》我們覺得它更多是一個上海大都市的滬上市井風景畫,前者是全景式縱深感比較強的,後者則側重反映社會橫截面。上海這個大都市有多種多樣的生活,能夠聚集中國社會當下人的縮影。”

如果說兩部作品有什麼相似點,那就是都改編自生活感非常強的純文學小說,自始至終以一種平心靜氣的口吻來敘述。馬好說,《人世間》始終講的是百姓的生活,周秉昆終其一生都沒有成功過,講的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在社會浪潮裡起起伏伏;《心居》也是這樣的故事,顧清俞和顧家是上海的常住者,他們代表土生土長的上海人在上海怎麼生活的,在社會起起伏伏的浪潮中怎麼發展的。馮曉琴和馮茜茜是外來者,她們也在上海拼搏,努力生活著。“這個故事講述在上海這個需要人們更加努力的城市,不同階層的人是怎麼孜孜以求生活著,最重要的是他們找到了心靈的慰藉,最後尋找到了心之所居的住所。”

純文學的影視化改編之道

找到電視劇的開啟方式

一直處於旺盛產能狀態的國產家庭生活劇,近年受新的短影片傳播方式影響,越來越透露出一股塑膠味:人物都是在策劃室裡按照“大資料”推演出來的,臺詞要自帶熱搜體質,情節就是預設話題的“命題作文”……這也就是為什麼很多劇演員陣容看似強大、製作也出自精良團隊,但觀眾只能感受到麻木的爭吵、撕扯,很難代入、很少感動。

《心居》的不同在於,它也充滿了戲劇衝突甚至丈夫突發死亡這樣的劇烈震盪,它也展示了很多針鋒相對的矛盾,引發了不同視角的爭議,但是它始終沒有丟失對人物情感深處的細膩洞察,時時刻刻流露出真實的人間煙火氣。

滕華濤已經逾十年沒有涉足他擅長的都市生活劇領域了。他坦言很多年沒有發現可以代表現實都市、記錄生活的小說,“現實題材作品,這些年看了很多,但都沒有更符合我這種創作方向的,《心居》還是在這方面非常有特點的,我還是在做一樣的事情。”

《心居》跟滕華濤之前的作品稍有不同在於,這一次側重刻畫當代都市各個不同階層,“其實階層有差異化,也有共同點,有一些矛盾的地方,也有一些共通的地方,小說當中以上海為中國都市的一個代表,都市之中各個典型人物更全景式地把它給展現出來。突出的就是顧清俞代表的都市白領高知階層的女性和馮曉琴代表的社會中間階層的普通家庭。”但是,滕華濤說他無意透過一部作品去傳達對待房子和家庭關係的態度,“我一貫不太做這個事,更多的是客觀記錄和客觀呈現。我也要求主創,包括演員,不要帶有自己的觀點去演繹人物和表達。我們沒有資格去評判什麼,只有儘可能客觀地呈現給觀眾。你要覺得是真的,我就覺得挺好的,你要覺得挺虛假,可能我呈現的有問題,就是這個區別。”

原著小說為影視化提供了非常堅實的基礎,滕華濤說改編過程就是為故事找到一個電視劇的正確開啟方式:前六集的焦點最終落在顧清俞和馮曉琴這對矛盾步步升級的姑嫂關係上,是典型的家庭劇開始模式,觀眾入戲之後慢慢發現導演等主創真正想表達和關注的點,“《心居》是一個能夠還原上海風情的現實主義作品,它能夠讓掙扎於生活泥淖的人們感受到力量。”滕華濤說。

有能力的中年演員

不論男女機會越來越多

《心居》之所以牽動人心,每一個人物都鮮活真實:馮曉琴的精明算計和吃苦耐勞,顧清俞的高傲冷漠與戀愛腦,展翔收租時的市井氣和情感中的少年氣,施源的“初戀臉”和自卑感。

這部戲的演員陣容非常整齊,使得每個人物的完成度都很高,幾乎沒有閒筆。滕華濤介紹,開拍前跟演員都進行了非常詳細的溝通,每個人物都有自己的一個位置,演員要在那個位置上去試圖理解對方,“先得把自己當成顧清俞,把自己當成馮曉琴,你從自己的角度去考慮自己的這一套行事,不要站在上帝視角,看完劇本了以後覺得對這個人應該怎麼處理。”

滕華濤透露,海清和童瑤都是非常優秀的演員,童瑤本身和顧清俞的氣質非常貼合,老搭檔海清也還是多年合作的模式沒有變,“最初跟海清合作的時候,她還年輕。我覺得表演上女演員在30歲多到40歲的階段是比較黃金的時間,人生經歷和表演技巧會更完整一點,的確這個年紀的女演員應該多獲得一些機會。我覺得現在整體的創作也在往這方面傾斜,並不都是年輕女演員為主。有實力、有表演能力的這些中年演員們,不管男女,未來機會也會越來越多的。”

文/本報記者  楊文傑  統籌/滿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