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主流大片強勢領跑 國慶檔電影迎開門紅

新主流大片強勢領跑 國慶檔電影迎開門紅

新主流大片強勢領跑 國慶檔電影迎開門紅

新主流大片強勢領跑 國慶檔電影迎開門紅

本版配圖均為資料圖片

10月1日至3日,國慶檔電影票房已經突破19億元,迎來開門紅。從目前的票房表現來看,電影市場情緒高漲。新主流大片《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的強大號召力燃起了觀眾的觀影熱情。無論是冰雪戰爭的恢巨集氣勢,還是跨越時代的家國親情,都讓國慶檔電影在吸引觀眾的同時,增添了更多精神力量。另外,《五個撲水的少年》《皮皮魯與魯西西之罐頭小人》《大耳朵圖圖之霸王龍在行動》《探探貓人魚公主》《拯救甜甜圈:時空大營救》《老鷹抓小雞》等多部電影亮相國慶檔,既為電影市場增溫,同時也給觀眾提供了更多觀影選擇。

1、書寫愛國熱情,致敬英雄先烈

“我們把該打的仗都打了,我們的後代就不用再打了。”9月30日,以抗美援朝戰爭中的長津湖戰役為故事背景的電影《長津湖》上映,讓無數觀眾淚灑影院。

長津湖戰役是一場在極端惡劣的環境下,武器裝備對比有著巨大懸殊的非常規戰爭。軍旅作家、電影《長津湖》歷史顧問王樹增表示:“這場戰役充分體現了為了維護民族尊嚴,為了維護新中國安全,中華兒女的那種拼死捍衛國家利益的精神。”

曾經從軍的經歷讓陳凱歌對抗美援朝戰爭和軍人的精神面貌有更深刻的體悟。作為電影《長津湖》導演之一,陳凱歌負責從巨集觀把握歷史基調,他說:“抗美援朝戰爭猶如一顆照明彈或者說是一顆訊號彈,升上了50年代的夜空,照亮了國家的前途。”

同樣軍人出身的總監製黃建新用“責任重大、使命光榮”八個字總結拍攝這一段歷史的感受。

電影《長津湖》以史詩級的手法,全景式展示了長津湖戰役的全貌,在巨集觀視角和歷史細節上下足了功夫。同時,影片也塑造了眾多性格鮮明的志願軍戰士,細膩豐富的情感刻畫和浴血苦戰的戰鬥場景交織,提煉出年輕志願軍戰士的生動縮影。該片不僅讓觀眾走近並瞭解那些為國捐軀的英雄,更使觀眾銘記祖國因何山河無恙,今天因何國泰民安。

該片總製片人於冬表示:“希望這部電影可以讓那些為了我們這些後輩犧牲的先烈被更多人記住,他們是最可愛的人,是這個時代最應該追的‘星’!”

上映第4天,《長津湖》票房已經突破15億元,其市場表現和觀眾口碑持續升溫。“無論主創團隊還是製作規模,《長津湖》在中國電影裡都屬頂配。”長影文傳公司副總經理魏國印表示,“這部電影給電影人和電影市場都打了強心針,相信能夠再掀觀影熱潮。”

2、聯通老中青三代觀眾

用小人物視角切入,展現大時代變遷,突破主旋律電影的創作形式,“我和我的”系列已經積累了深厚的IP基礎和觀眾口碑。此番《我和我的父輩》緊扣“父輩”二字,以“親情”作為影片的核心切入點,親情既是維繫父母與孩子兩代人的情感紐帶,也是貫通四個單元故事的情感主調。從抗日戰爭時期的鐵騎隊伍到60年代艱苦探索的中國航天人,從改革開放時期第一支電視廣告再到新時代的建設科技強國,《我和我的父輩》用四個故事串聯起黨的百年光輝歷史的四個時期,也勾勒出中華民族一以貫之的精神傳承。

《我和我的父輩》中《少年行》單元的導演沈騰在採訪中表示:“電影表現了我們當下中國人民的自信從容和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和期待。”上映幾天來,影片收穫了連綿不斷的好評聲。合肥中影國際影城中環店市場主管汪超表示:“不少家庭的長輩觀眾們都覺得這部電影以年代為章,追憶四個‘小家’裡平凡而又偉大的父輩們的奮鬥經歷,有很多他們年輕時的回憶。”武漢中影國際影城光谷步行街天河店的工作人員樊泳岑分享了她收到的觀眾反饋:“很多家長表示影片沒有說教,非常生動鮮活地展現了父輩們的奮鬥精神,很適合帶小孩看。”

航天科工集團有限公司第六研究院原院長、航天科工集團發展計劃部原部長高崇武對第二單元的《詩》感受頗多,他說:“作為一個曾經從事火箭發動機研製幾十年的老航天人,影片中發生過的事件是那樣熟悉,讓我穿越時空,回到了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影片中有一個時空交錯的鏡頭:已是航天員的女兒在乘坐的神舟飛船的視窗看到了第一顆人造衛星從她身邊滑過,這個匠心細節讓高崇武十分感慨,這顆永遠閃爍的星象徵著那些為這顆星艱苦奮鬥、無私奉獻的航天父輩們的精神。

3、用真情實感實現“破圈”

福建師範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吳鼎銘看完電影《長津湖》後感觸頗深,他說:“這部電影讓我對抗美援朝戰爭有了更直觀的認知,讓我深刻感受到了中國軍人的英勇和無畏,領會到了中華民族的氣節與精神。”

兩部新主流大片甫一上線,西北師範大學傳媒學院副教授朱怡璇就走進蘭州的電影院,看罷電影她讚譽有加:“這些影片中傳達的中國精神是最動人,也是最提振人心的。《長津湖》中既有並肩作戰、砥礪前行的戰友情誼,又有鐵骨錚錚的戰士將生命交付戰場的家國情懷;《我和我的父輩》既讓人覺得溫暖感動,又有輕鬆歡樂的部分,在‘小家大愛’的主題演繹下,代代傳承的奮鬥精神令人動容。”

《我和我的父輩》上映當天,北京市忠德學校四年級六班學生楊君怡一家四口一起走進電影院觀看了這部電影。楊君怡媽媽介紹,他們每年都會帶著姐弟倆第一時間追完“我和我的”系列,這成了他們每年國慶假期的“固定節目”。《我和我的父輩》的第二單元《詩》讓楊君怡印象深刻。《詩》聚焦研製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的第一代航天人,他們為中國航天事業貢獻青春、奉獻生命的情結與情懷濃縮在一個默默奉獻的航天家庭裡。這一點引發了楊君怡深深的共鳴。

寧夏人民出版社的編輯馬麗把觀看《我和我的父輩》的感受總結為“先苦後甜”,她說:“輕鬆幽默的《鴨先知》和《少年行》充滿活力和想象力,化解了前面的悲傷。哭過、笑過之後,我特別感慨,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再到今天,我們的生活是真的變好了,也變甜了。唯有奮鬥進取,才能回報先烈和父輩們為我們創造的美好生活。”

浙江省嘉興市第一中學教師郭婷婷觀看了《我和我的父輩》後心潮澎湃,她說:“這部電影從父輩的視角,再現了中國人努力奮鬥、追求幸福的時代記憶,有激情澎湃,有溫暖懷舊。現在我們的國家更強大,人民更自信,我們這一代人要繼承前輩的精神,為祖國發展和建設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今年國慶檔,《長津湖》《我和我的父輩》兩部新主流大片共同構成了票房第一梯隊,有效提振了行業信心,有力彰顯了產業實力。不管是電影市場還是觀眾都能感受到,中國電影的希望仍在中國故事,如何透過不同視角、不同題材、不同方式講好中國故事、堅定文化自信,兩部新主流大片給出了答案。

(記者 牛夢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