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永生:貴州有望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 實現“蛙跳式發展”

2021年生態文明貴陽國際論壇正在貴陽舉行,在“鄉村振興與生態文明”主題論壇上,中外嘉賓圍繞區域生態保護與高質量發展研究、農業農村綠色發展及城鄉協調發展研究等主題進行了深入探討,探索鄉村振興與生態文明融合發展的重要路徑。

與會嘉賓、中國社會科學院生態文明研究所所長張永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剖析了綠色發展觀念轉變給鄉村帶來的巨大改變,張永生認為,在新的發展理念的引領下,貴州將迎來快速發展。

張永生:貴州有望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 實現“蛙跳式發展”

張永生曾於2012年參加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和世界銀行合作的課題“2030年的中國”,他說,當時大部分人都認為綠色發展是奢侈品,應該優先將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後再來治理環境,不過,當時課題組在報告中就提出要抓住綠色發展的機遇。

張永生指出,傳統的工業化發展模式看似效率高成本低,但其實有很多外部成本、隱性成本等其實很高,相比之下,綠色發展才是更高質量的發展。現在,綠色發展成為國家戰略,老百姓也開始接受新的發展理念,變化非常大。

“2030年的中國”課題報告中提到,2030年的中國將建設一個有創造力、繁榮、綠色的中國。張永生認為,現在中國的發展已經遠超預期,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十八大以後整個發展理念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新發展理念、綠色發展、生態文明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未來40年,中國可能會迎來下一個發展奇蹟,而且是更加綠色、可持續的發展。

張永生表示,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而不是農村振興,一字之差背後有著深刻的含義,“鄉村”是農村這一概念的升級,是一個新的空間地理概念,意味著鄉村除了農業以外還可以提供很多產品和服務,並且在此基礎上可以開展很多經濟活動。要實現鄉村振興,根本上是要跳出傳統三農的概念,按照十九大提出的鄉村振興概念來進行。

談及鄉村振興和生態文明的關係,張永生表示,從前的農業現代化是按照傳統工業化模式的邏輯進行,所以產生了化學農業汙染等問題。傳統的工業化模式使得環境和發展之間產生衝突,是不可持續的,必須將整個發展方式轉變為綠色發展。對於鄉村也不能再用舊有的農村概念來發展,而要用生態文明的概念來發展。這就是鄉村振興和生態文明之間的內在邏輯。

對於貴州近年來的變化,張永生認為,在傳統發展模式下,貴州的生態環境優勢得不到發揮,如今在新的發展理念和新的歷史條件下,此前保留下來的優良環境和文化就從劣勢逆轉成為經濟發展的優勢,貴州有可能實現新的發展模式,“蛙跳式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