絨言絨語鄭淑談河南萌物大象奔奔的由來

從單純的毛絨玩具生產到創立自己的毛絨玩具品牌,再到吉祥物定製和設計,20年來紮根於毛絨玩具行業,鄭州絨言絨語吉祥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鄭淑一路摸爬滾打,逐漸摸索出了一條如何把毛絨產品當做文化產業載體變現的路子。

絨言絨語鄭淑談河南萌物大象奔奔的由來

2008年,突如其來的經濟危機讓廣東、膠東半島很多的代工廠一夜之間倒閉,越來越多玩具工廠的經營者開始思考:一味地給大品牌做代工到底能不能維持我們的生產和發展?

絨言絨語鄭淑談河南萌物大象奔奔的由來

看來,毛絨玩具一定要擺脫“靠產品掙錢”的路子,它最終一定是文化產業的載體。日本的熊本縣靠著吉祥物熊本熊帶動了整個縣城的經濟,迪士尼的米老鼠讓整個世界為之瘋狂。Kitty貓、哆啦A夢……越來越多IP形象的出現,給了毛絨玩具行業未來很多啟示。

絨言絨語鄭淑談河南萌物大象奔奔的由來

2016年,已經在玩具行業深耕16年的鄭淑深知一個吉祥物作為一個視覺符號,對品牌文化傳播的重要性和價值,更清楚國外品牌從文化傳播到價值變現的路徑。基於這麼多年的經驗和對國內外成功案例的思考,她獻禮家鄉的河南萌物——大象奔奔應運誕生。

談及萌物為什麼是大象,鄭淑表示,任何一個IP形象的誕生,都是基於自己的母體文化。提起熊貓,大家會想到成都,那麼提起河南,大家又能聯想到什麼呢?在河南地區,大象深入每個人的心中,河南省的簡稱“豫”、河南電視臺的臺標、白象泡麵的名稱等都是力證。這次把河南城市禮物設計成大象的形象正是基於這個考慮,希望大家一看到大象,就想到河南。

絨言絨語鄭淑談河南萌物大象奔奔的由來

說起大象奔奔的設計中所包含的寓意,鄭淑滔滔不絕:“河南的歷史十分厚重,但同時它也是一個‘年輕’的地方,中歐專列、跨境電商、‘買全球賣全球’、國家中心城市……所以,我們選擇用一頭年輕的小象來代表河南。鄭州作為河南的省會城市,‘綠城’的別稱由來已久,這也是我們選擇綠色作為這頭小象身體顏色的主要原因,也希望河南是綠色的、環保的、生機盎然的。佛道儒三家思想在此融合,所以大象的耳朵採用了佛教的一些元素。我們希望河南是奔放的、熱情的,這也是奔奔的名字由來。豫劇和少林功夫是河南的特色,針對此,我們也打造了‘豫劇奔奔’和‘武術奔奔’……”

絨言絨語鄭淑談河南萌物大象奔奔的由來

自誕生以來,奔奔已參加過數十場的公益活動:跟隨婦聯一起關愛山區婦女兒童,為他們帶去各種物質和禮物;同時作為的形象宣傳大使,每週還會參加婦聯發起的垃圾分類公益活動,傳播垃圾分類知識,帶動城市文明發展。

2018年,鄭淑發起了“我是河南人,我和奔奔一起為家鄉代言”的活動,吸引了社會各階層人士的參與。截止到目前,奔奔已經被不同階層熱愛家鄉的河南人帶到了日本、美國、英國、俄羅斯、澳大利亞、南非、新加坡、泰國等20多個國家,西藏、浙江、海南等30多個省市,同時也將河南文化傳播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

不僅如此,奔奔還經常免費支援社會各種宣傳活動,像電影城宣傳活動、親子馬拉松、電視臺少兒春晚活動、文博會、文旅會等等,因為有了奔奔,這些活動收穫了更好的互動和宣傳效果。

吉祥物就是這樣,是人格化的形象代表,是品牌對外傳播、與客戶形成良性溝通和互動的載體,不僅能夠有效聚焦企業優勢,還能將品牌人格化,增加品牌的親和力和辨識度,進而增強與客戶之間的粘性,加深品牌在客戶心中的印象,所以在如今的企業營銷和城市傳播中發揮著巨大的力量。

這也是為什麼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和城市開始爭相設計推出自己的吉祥物,越早搶佔行業IP符號,在傳播營銷上就越有先入為主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