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海軍聯合巡航時,日本飛機、艦艇尾隨而至……

10月23日,中俄海軍聯合編隊圓滿完成首次聯合巡航任務。在巡航中,艦艇編隊成功透過具有戰略意義的國際航道——津輕海峽。請聽總檯央廣記者王銳濤從前方發回的錄音特寫《大國海軍向遠洋》。

中俄海軍聯合巡航時,日本飛機、艦艇尾隨而至……

當地時間10月18日,南昌艦透過津輕海峽

當地時間10月18日7時,日本海北部,西伯利亞南下的寒流讓這裡變得有些寒冷和狂野。

中俄艦艇編隊一路劈波斬浪,朝著津輕海峽方向前進。在南昌艦駕駛室,記者看到副航海長姜雅馨中尉正在進行海圖示繪作業。

記者: 為什麼還用這種原始的方式?我看咱們的電子海圖已經非常先進了,都是實時顯示的。

姜雅馨: 標繪海圖是我們航海的基本功,它可以將我們的航跡非常直觀地顯示在海圖上,同時也方便長期儲存。另外,電子海圖和紙質海圖是相互備份的,如果在戰時,電子裝置被(敵人)損壞了,我可以透過紙質海圖上的既定位置,推算下一個艦位,保證艦艇還在航線上。

姜雅馨,吉林姑娘,今年24歲,長著一張娃娃臉,2019年從海軍院校畢業就到了南昌艦服役,雖然年輕,但她的航海經歷非常豐富。

姜雅馨: 近海海域,我們去過了渤海、黃海、東海、南海,以及臺灣以東海域。今年年初,我們去了一次日本海,再遠一點的海域,去過鄂霍次克海。用一句形象的話來說,就是“八千海里雲和月”,走過了八千多海里。

中俄海軍聯合巡航時,日本飛機、艦艇尾隨而至……

日本北海道島掠影

津輕海峽,是一處非領海海峽,連線日本本州島與北海道島,最窄處約10海里,在船上就能清楚地看見兩側的陸地。南昌艦航海長段春傑少校告訴記者,這處海峽也是俄羅斯太平洋艦隊從符拉迪沃斯託克東出太平洋的最近通道,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海峽兩側都有重兵把守。

段春傑: 日本海往東到太平洋,主要就是宗谷海峽和津輕海峽。宗谷海峽在日俄之間,本身緯度靠北,到了冬季會有結冰的情況,會有從鄂霍次克海南下流動的浮冰,海峽內有大量流冰。但津輕海峽受對馬暖流影響,常年不結冰,航行條件全年都比較好。

記者:哪個是它的一個軍港?

段春傑:大湊港。

記者:我記得還有一個青森基地,函館好像也是。

中俄海軍聯合巡航時,日本飛機、艦艇尾隨而至……

當地時間10月18日,中俄艦艇編隊透過津輕海峽

中午12時,中俄海軍10艘艦艇混合編隊,以單縱隊進入津輕海峽。編隊長度綿延十餘海里,艦陣如虹。

不出所料,其他國家的飛機、艦艇迅速尾隨而至。

面對靠近的外國艦機,中方艦艇主動發聲。在通話器旁,北部戰區海軍參謀部外事參謀張新光上校正在仔細地記錄雙方的通聯內容。

張新光: 喊話是我們處置海空情況重要的第一步。我們在海上相遇的情況有很多種,遇到外軍的艦機,我們也可以互致問候,共享一些資訊,比如氣象、當地的海況,我們可以友好交流。但是如果我們判明來者不善,也會根據不同情況升級語氣,措辭也會有區別。當有外軍艦機抵近跟蹤我們,我要先問它的意圖是什麼,然後提示它和我保持安全距離,那如果再升級的話,就可能是一個警告。如果我們反覆亮明立場要求,而對方沒有什麼變化的話,我們為了自身的安全,會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英文)這裡是日本‘海軍’……”

“(英文)日本海上自衛隊,這裡是中國海軍戰艦101……”

張新光: 日本海上自衛隊總是以“日本海軍”自稱,但我們不會接著它的話說。就像它說“土豆土豆,我是地瓜”,我們不會接著說“地瓜地瓜,我是土豆”。因為它本來就不是這個“地瓜”,所以我們還是按“海上自衛隊”回稱它。

脣槍舌劍的背後,是實力的比拼較量。張新光上校說,中國海軍主動喊話體現的是開放、從容和自信。

張新光: 早年的時候,我們能沉默就沉默,能不說就不說,但是現在,從一個普通的當更艦員到現場指揮員,在應對這些情況的時候,都能表現得越來越自信和從容。只要有需要,我們就會主動發聲。大家的理論基礎和業務技能都有提高。另外,這些年隨著海軍官兵參加越來越多的涉外任務,大家的素養越來越高、視野越來越開闊了。我們的艦員無論是參加專業的交流,還是像中外官兵之間的文體交流,大家都表現得越來越開放和自信。

中俄海軍聯合巡航時,日本飛機、艦艇尾隨而至……

柳州艦實射火箭深彈(劉猛 攝)

此時,海峽內的形勢突然發生變化。中方艦艇編隊指揮所裡,準確研判當前海空態勢後,中方指揮員、北部戰區海軍某驅逐艦支隊政委張勇大校語氣堅定地說:

張勇: 我們健全完善的指揮觀察體系,加強對海上、空中目標的偵察預警,及時掌握動向,遇有情況,能及時按預案進行處置。另外,我們在國際海域航行,嚴格按照《國際海洋法公約》,按照國際規則處置,積極加強與外軍艦機的溝通交流。我們不怕事,也不主動挑事,我們有能力和決心維護好我們自身的安全。

“任憑風吹浪打,勝似閒庭信步”。面對一些不懷好意的目光,艦艇編隊自信、從容地行進在國際航道上。南昌艦當天的作戰值更官、對空作戰長倪玉卓中校很坦率地說,這種自信就來源於強大的作戰實力。

倪玉卓: 一方面,我們艦的防空導彈應對飽和攻擊能力強,在世界上都是比較領先的。另一方面,人員值班保持著隨時能戰的狀態,保證在有情況的時候,第一時間作出反應,保證艦艇安全。同時,因為我們艦艇本身是以編隊防空為主要任務,除了導彈射程遠,備彈量也是國內艦艇最多的,確保我們能為編隊提供持續、全面的防禦能力。

中俄海軍聯合巡航時,日本飛機、艦艇尾隨而至……

艦艇編隊行駛在西太平洋上(圖為昆明艦)

當地時間10月18日下午,艦艇編隊順利透過津輕海峽,進入太平洋。這裡是地球上最廣闊的海域,也是世人最矚目的舞臺。

擷取一朵浪花,胸懷一片深藍。當地時間10月19日上午,當艦艇編隊在太平洋上縱橫馳騁的時候,一場別開生面的“大洋水兵成人禮”正在進行。就在南昌艦的前甲板,年輕的水兵們面向軍旗莊嚴宣誓,高唱《人民海軍向前進》,並收到了一張印有出行航跡的卡片,留下了首次遠航、突破島鏈的紀念。

中俄海軍聯合巡航時,日本飛機、艦艇尾隨而至……

南昌艦為首次出遠海的官兵舉行“大洋水兵成人禮”

南昌艦政委陳維工大校說,這標誌著他們在歷經風浪考驗後,正式成為了一名合格的海軍戰士!

陳維工: 說實話,作為一名老海軍,我很羨慕他們。他們是“深藍海軍的原住民”,他們上艦服役的起點就是國產萬噸大驅。想一想,17年前,我第一次出遠海,乘坐的是國產第二代護衛艦,噸位也就2000噸出頭。那時候,雖然艦艇小、火力弱,但當我們走出去的時候,心情依然很激動。在我們的心裡,每一次衝出所謂的島鏈,走向遠海,都像掙脫一層枷鎖。每一次突破,都離我們向海圖強的夢想更近了一步。

中俄海軍聯合巡航時,日本飛機、艦艇尾隨而至……

南昌艦官兵揮手向俄羅斯官兵告別

海風吹拂,雲飛浪卷,讓人思緒萬千。

很多時候,歷史往往由人們無意識推動。

但此時此刻,這裡的每個人都很清楚,我們正在創造歷史,正在見證歷史,也正在書寫歷史。

當90後、00後的水兵遇上共和國最新型的戰艦,我想,未來一定還會發生更多精彩的故事。

而在這本故事集的扉頁,一定會留下這樣的文字:

在礪劍大洋、挺進深藍的征程中

一名年輕水兵經歷了風暴和巨浪

一艘先進戰艦闖過了海峽和列島

一支遠航編隊掙脫了鐐銬和枷鎖

一支青春海軍就這樣奔向星辰和大海

一個古老民族就這樣擁抱夢想和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