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十大看點勾勒明年重點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16日至18日在北京舉行。一年一度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總結今年經濟工作、分析當前經濟形勢基礎上,為明年經濟工作指明方向,為明年經濟政策劃出重點。

相比去年,今年會議有不少新的提法。例如,首次提出“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等。會議對財政政策、貨幣政策以及八大重點任務的部署,勾勒出明年我國工作的十大看點。

每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對來年巨集觀調控政策的定調都備受關注。今年會議明確指出,明年巨集觀政策要保持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要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保持對經濟恢復的必要支援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準有效,不急轉彎,把握好政策時度效。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巨集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員張立群表示,會議指出,“努力保持經濟執行在合理區間”,要與“形成需求牽引供給、供給創造需求的更高水平動態平衡”結合起來理解。經濟執行合理的區間應是可以實現充分就業、總供給和總需求大體相當的巨集觀經濟總體平衡。目前來看需求不足問題依然突出,經濟增長的穩定性也需要再鞏固,“不急轉彎”就是要把巨集觀調控的方向和力度繼續保持下去,同時進一步實施好擴大內需的,鞏固經濟回升向好的態勢。

他表示,中國經濟潛在增長率依然在8%以上。預計明年財政、貨幣在擴大內需方面將更好形成合力、發揮更大效果。隨著強大國內市場的潛力釋放,需求不足問題會得到有效解決,中國經濟增速將持續回升向上。

中國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副部長劉向東表示,在巨集觀政策施策方向上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在穩定政策連續性的同時,更加註重以深化改革開放增強發展新動能,意味著巨集觀政策上兼顧逆週期調節和跨週期設計,更有效地發揮積極的財政政策的作用,更穩健地實施貨幣政策,在激發市場活力的同時注重防範化解風險,同時注重在一些關鍵點上發力,進一步提升發展的韌性和質量。尤其重要的政策著力點是要把握好一個收尾和兩個開局工作。要根據形勢需要保持政策連續性和穩定性,同時見機預調微調政策。

光大證券董事總經理、首席巨集觀經濟學家高瑞東表示,2021年是“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也是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經濟的第二年,會議提出,2021年的巨集觀政策將保持對經濟恢復的必要支援力度,不急轉彎;另一方面,針對目前國內有效需求仍然不足,製造業投資和居民消費恢復相對乏力,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長相對較慢等問題,會議提出,要在調節收入分配上主動作為,擴大製造業裝置更新和技術改造投資,加快構建“雙迴圈”新發展格局,注重需求側管理,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在合理引導消費、儲蓄、投資等方面進行有效制度安排。

明年的財政政策將如何走向?會議明確提出,“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提質增效、更可持續,保持適度支出強度”,“增強國家重大戰略任務財力保障”,“抓實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風險工作”。

對此,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楊志勇表示,積極財政政策繼續實施,保持適當的支出強度,綜合考慮財政風險與財政安全,財政支援國家重大戰略,促進科技創新。

北京國家會計學院財稅政策與應用研究所所長李旭紅認為,2021年,積極的財政政策,透過減稅降費、財政資金直達基層、地方債、專項債等多項措施,可以減輕市場主體負擔,穩定經濟的基本面,使企業、經濟及財政均實現發展。2021年作為“十四五”開局之年,財政政策還應該與“十四五”期間的發展戰略目標相匹配。

對於貨幣政策,會議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靈活精準、合理適度”,“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保持巨集觀槓桿率基本穩定”,“處理好恢復經濟和防範風險關係”。

招聯金融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表示,貨幣政策在堅持穩健基調不變的同時,強調要“靈活、精準、合理、適度”八字方針。靈活,要求根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需求進行適時調節,如果經濟恢復速度較快,部分階段性政策可能退出;精準,要求流動性更加精準滴灌到重點領域和,加大對科技創新、小微企業、綠色發展等支援;合理,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流動性將保持在合理水平;適度,既不會讓市場感覺到“缺錢”,也不會“大水漫灌”,保持巨集觀槓桿率穩定,在恢復經濟和防範風險之間尋求平衡。

明年經濟工作具體怎麼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了八大重點任務,包括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全面推進改革開放、解決好種子和耕地問題、強化反壟斷和防止資本無序擴張、解決好大城市住房突出問題、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

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被置於八大任務之首。會議指出,“確定科技創新方向和重點,著力解決制約國家發展和安全的重大難題”“要抓緊制定實施基礎研究十年行動方案,重點佈局一批基礎學科研究中心”。

對此,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網際網路產業研究院院長朱巖認為,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包括三個層面,一是基礎科技戰略力量的增強;二是科技創新治理體系的最佳化變革;三是科技應用生態構造能力的提升。中國政策科學研究會經濟政策委員會副主任徐洪才認為,科技對經濟的戰略支撐作用會越來越大,要把科技創新放在核心位置,特別要在基礎研究方面加大力量。

會議還提出,針對產業薄弱環節,實施好關鍵核心技術攻關工程,儘快解決一批“卡脖子”問題,在產業優勢領域精耕細作,搞出更多獨門絕技。

中國電子資訊產業發展研究院規劃研究所副所長周遊表示,要充分發揮我國產業體系完備的優勢,強化自主創新能力,在產業優勢領域、關鍵環節、關鍵核心技術取得新的突破;同時著力於國家創新體系建設,加強高水平創新主體建設。劉向東認為,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迫切需要解決關係國計民生的“卡脖子”問題,在關鍵技術和產業領域上佔據一定製高點。

對於會議提出的“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推動改革和開放相互促進”,商務部研究院外國投資研究所副主任張菲表示,明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我國將全面推進改革開放,加快形成新發展格局。將深化國內經濟體制改革,不斷提升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形成內外資企業平等參與、公平競爭的國內統一大市場;還將加快雙多邊協定談判,促進區域經濟合作“朋友圈”的構建和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