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新機遇、迎接新挑戰 努力推動我國經濟長期高質量發展

當前,我國新冠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戰略成果,統籌推進常態化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取得積極成效,而國際疫情持續蔓延,世界經濟下行風險加劇,不穩定不確定因素顯著增多,我國發展環境面臨深刻複雜變化。十九屆五中全會審議透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為“十四五”規劃編制提出了指引性、框架性建議,併為第二個百年目標的第一個階段提出了更加清晰的發展藍圖。2020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了2021年經濟工作總體要求和政策取向,部署了重點任務,為確保2021年構建新發展格局“邁好第一步,見到新氣象”指明方向。

迎接新挑戰、抓住新機遇,我們必須立足當前、著眼長遠,以規劃《建議》為綱領,以中央工作會議為指引,加快構建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牢牢把握髮展主動權、重塑競爭新優勢,確保經濟社會發展行穩致遠。

一、新冠肺炎疫情對我國經濟帶來短期衝擊,對經濟造成全方位影響

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我國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對我國經濟產生前所未有的衝擊。2020年一季度,同比下降6.8%,這是我國經濟自1992年以來第一次出現季度性萎縮,其中固定資產投資、進出口總額、第三產業增加值這三項指標分別同比下降16.1%、6.4%、5.2%。從本質看,此次疫情引起的短期經濟下行,主要是由非經濟因素引起,有別於經濟週期支配下供需基本面發生根本性變化導致的常規經濟危機。

黨中央、國務院統籌推進常態化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在全球疫情蔓延情況下率先實現復工復產。從2020年3月份開始,月度巨集觀經濟資料呈現逐月向好態勢,二、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分別同比增長3.2%、4.9%,前三季度同比增長0.7%,扭轉了上半年下降局面,第一、二、三產業增加值分別增長2.3%、0.9%、0.4%,全部為正值。這些都表明,我國疫情防控和經濟復甦走在全球前列,彰顯了我國經濟的強大韌性和顯著制度優勢。疫情衝擊作為外生偶發因素,不會根本改變決定中國的主要因素,不會根本改變中國經濟仍處於戰略機遇期的事實,不會改變長期向好的客觀趨勢。

從全球看,世界疫情已經從多點暴發到全球蔓延,甚至有些國家再次出現大面積感染等情況。全球供應鏈和產業鏈、金融市場穩定等均遭受重創。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20年10月13日釋出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測,2020年全球經濟預計萎縮4.4%,發達經濟體衰退程度最大,預計收縮5.8%,其中美國、歐元區、英國分別衰退4.3%、8.3%、9.8%,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收縮3.3%,是近60年來首次整體收縮,中國將是2020年世界主要經濟體中唯一保持正增長的國家。世界貿易組織預計,2020年全球貨物貿易量將下降9.2%,降幅或超過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的下降幅度。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釋出的《全球投資趨勢監測報告》顯示,2020年上半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同比下降49%。疫情籠罩下,世界經濟步履維艱,已經出現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程度最深的經濟衰退。

二、中國經濟發展挑戰與機遇並存,仍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

(一)中國經濟中長期發展面臨現實問題和短板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發揮勞動力等要素低成本優勢,抓住經濟全球化的重要機遇,充分利用國際分工機會,形成了市場和資源“兩頭在外”發展模式,參與國際經濟大迴圈,推動了經濟長期高速增長,人民生活從溫飽不足邁入全面小康。但隨著經濟發展進入新階段,國內外形勢發生深刻變化,出現了一系列新形勢、新問題、新挑戰。

從國內看,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最佳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關鍵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很多方面還不適應高質量發展要求,繼續發展面臨不少困難和挑戰。科技創新能力方面,我國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較為突出,航空、材料、資訊硬體、數控機床、醫藥等領域很多關鍵環節存在短板;體制機制方面,這些年來,改革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下一步必須繼續深化改革,才能保持中國經濟的活力和發展動力;資源環境約束方面,能源消費結構單一,化石能源的大量燃燒使用導致生態系統較為惡化;人口紅利減少方面,我國人口出生率下降與人口結構老齡化趨勢加重,年人口出生數從2016年開始已經進入下降通道,60歲以上及65歲以上老人佔總人口比重均明顯上升,傳統勞動力優勢正在被其他新興經濟體超越,經濟發展亟需由要素驅動轉向創新驅動。

從外部看,和平與發展仍是時代主題,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加速發展,世界貿易和產業分工格局發生重大調整,世界經濟延續分化發展態勢,國際力量對比呈現趨勢性變化,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影響廣泛深遠,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不穩定性不確定性明顯增加。疫情導致各種貿易壁壘和保護主義傾向增強,國際經貿領域合作機制難以充分發揮作用。全球治理體系有望延續變革趨勢,各國協調合作與博弈競爭並存。全球能源供需格局深刻調整,能源治理體系仍有待完善。全球製造業、能源、技術、金融、物流等供應鏈以及全球消費市場格局發生深刻變化和調整,一些大中型經濟體可能會實施“產業備胎戰略”,把確保供應鏈安全上升為重大系統性風險。

(二)中國經濟長期持續向好具備諸多有利條件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經濟總量規模持續擴大,具有強大供給能力、適應能力、修復能力,經濟發展潛力足、韌性強、迴旋空間大、政策工具多。著眼“十四五”及2035年遠景目標,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

發展基礎牢固雄厚。我國經濟總量接近100萬億元,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製造業第一大國、外匯儲備第一大國,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連續多年達30%左右,擁有超大規模經濟體優勢。我國已形成世界上最為完備的產業鏈,是全世界唯一擁有聯合國產業分類中所列全部工業門類的國家,在世界500多種主要工業產品中,中國有220多種工業產品產量佔據全球第一,製造業增加值佔全球份額達28%,接近美日德總和,擁有1.3億戶市場主體和1.7億多受過高等教育或擁有各種專業技能的人才,研發能力不斷提升。在抗擊疫情過程中,無論是穩產保供還是轉產防疫物資,無不體現了中國製造強大高效的生產能力、配套能力和應變能力。綜合國力優勢穩步增強,意味著抵禦短期衝擊、應對風險挑戰能力進一步提高。

潛力巨大。我國擁有14億人口,其中中等收入群體有4億,是全球最大最優潛力內需市場。人均國內生產總值突破1萬美元大關,已經超過世界上中等收入國家平均水平,消費對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的貢獻率是57.8%,但與發達國家70%以上的水平相比存在較大差距。隨著向高收入國家邁進,規模巨大的國內市場還在不斷擴張。同時,人們對消費質量和層次要求持續上升,消費結構加快升級,電子資訊、遠端醫療、健康養老、社群服務、線上教育等新業態、新模式將逐漸成為居民消費的重點和我國消費的新增長點。

新動能在持續聚集。一是產業升級創造新動能。隨著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深入實施,產業結構轉型升級步伐持續加快。2019年,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比上年增長8.4%,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增長8.8%,戰略性新興服務業企業營業收入比上年增長12.7%。數字經濟動能大幅釋放,2019年數字經濟增加值佔國民生產總值的份額達到36.2%。新動能正在深刻改變生產生活方式、塑造發展新優勢。二是區域協調發展孕育新動能。“一帶一路”倡議、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推進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等加快實施,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佈局正在逐步形成。三是新型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培育新動能。常住人口城市化率突破60%,未來30年還有30個百分點的上升空間,平均每年新增城鎮人口1400萬。城鎮化、舊城改造以及新農村建設還將顯著帶動、製造業、公共服務等全方位投資,拉動經濟快速發展。

制度優勢得天獨厚。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全國一盤棋,堅持把社會主義制度和市場經濟有機結合起來,堅持改革創新、與時俱進,堅持獨立自主和對外開放相統一,創造了世所罕見的經濟社會快速發展奇蹟和社會長期穩定奇蹟,充分體現了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顯著優勢。面向未來,我們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為應對風險挑戰、贏得主動提供有力保證。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鬥爭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優勢得到充分彰顯,實踐做出了最權威、最有說服力的證明。

三、加快構建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

面向“十四五”及2035年遠景藍圖,面對錯綜複雜的內外部發展環境,我們必須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以推動高質量發展為主題,以深化為主線,以改革創新為根本動力,加快構建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實現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續、更為安全的發展。構建新發展格局需要付出長期艱苦努力,我們必須堅決把思想和行動統一到黨中央決策部署上來,提高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的能力,找準關鍵點和著力點,使新發展格局變為現實、落到實處。

(一)著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

堅持創新驅動發展,在高階引領、成果轉化和釋放創新潛力等方面下大氣力,打好關鍵技術攻堅戰,提高關鍵技術、重要產業鏈的可替代性和抗衝擊的韌性,有效對沖外部不確定性,實現依靠創新驅動的內涵型增長,推動科技創新在暢通迴圈中發揮關鍵作用。

加大基礎創新投入。將科技自立自強作為國家發展的戰略支撐,加強基礎研究、注重原始創新和顛覆性創新。儘管我國全社會研發投入已經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2.2%,總量在全世界排名第二,但投向較為分散,一些需要長期投入的基礎研究領域缺乏足夠投入,基礎研究投入佔比長期徘徊在5%,與世界主要創新型國家多為15-20%的差距較大。要充分發揮我國新型舉國體制優勢,明顯提高基礎研究經費佔全社會研發經費比重,在戰略性、基礎性、前沿性領域集中力量聯合攻關,抓重大、抓尖端、抓基本,突破“卡脖子”技術問題。

打造科技創新體系。加快大科學裝置和能源、環境、大健康、人工智慧等研究院所建設,完善共性基礎技術供給體系。建設一批產學研用緊密結合的技術研發平臺、技術轉移平臺和新型研發機構。要堅持問題導向,面向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重大問題,加強應用研究。依託我國市場優勢,促進新技術產業化、規模化應用。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特別是大企業支撐引領作用,使企業成為創新要素整合,科技成果轉化的主力軍。特別要積極鼓勵我國國有大企業建立國家級的重大科技實驗室的建設,引領行業重大科技技術的重點突破。著力圍繞產業鏈部署創新鏈,圍繞創新鏈完善資金鍊,組織高校開展面向重點行業企業的定向招生,對接市場需求。在強化自主創新能力同時,要更加積極開展國際教育、科學、技術等交流合作,在開放條件下促進科技能力提升。積極開展國際科技交流合作,勤於和善於學習世界先進技術、借鑑相關經驗,結合自身創新創造。

著力推進產業創新。推動傳統制造業向數字製造、智慧製造轉型,促進產業模式從要素驅動型轉向創新驅動型,重構經濟活動中的生產、運輸、消費等各個環節。培育新產業、新模式、新業態,引領新一輪科技革命、產業革命和社會變革,繼續推進“網際網路+”,發展平臺經濟、共享經濟,促進線上線下互動、商旅文體協同,更好滿足消費者個性化需求,推動公共服務向農村延伸。探索建立“新基建+新產業”融合發展模式,開展強鏈、延鏈、補鏈。透過發展創新鏈引領產業鏈升級,進一步向全球價值鏈的中高階邁進。

激發人才創新活力。要發揚科學家精神,鼓勵大膽探索和合理質疑。充分激發人才創新活力,全方位培養、引進、用好人才,造就更多國際一流科技領軍人才和創新團隊,培養具有國際競爭力的青年科技人才後備軍,加強創新型、應用型、技能型人才培養。營造有利於自由探索、催生重大科學發現的機制和文化,推動創新創業創造深度融合,最大程度地釋放全社會的創新潛力,特別是加強智慧財產權保護,使創新者得到正向激勵。鼓勵一切有益的創業活動,形成人人崇尚創新、人人渴望創新、人人皆可創新的社會氛圍。

(二)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擴大內需為戰略基點,實現供需良性互動

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關鍵環節,是推動我國經濟強起來的關鍵步驟。必須堅持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高供給體系對國內需求的適配性,以高質量供給適應引領創造新需求。與此同時,要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始終把實施擴大內需戰略與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有機結合起來。

統籌推進基礎設施建設。加快發展新一代資訊網路,拓展5G應用,建設充電樁,推廣新能源汽車,激發新消費需求,助力傳統產業升級和新興產業發展。同時,我國在電網、公路、鐵路、機場等傳統基礎設施領域還存在不少短板,中西部地區特別是貧困地區與東部地區差距明顯。需要加快補齊物流基礎設施短板,構建現代物流體系,完善綜合運輸大通道、綜合交通樞紐和物流網路,建設大型區域性海河陸空物流聯運基地(樞紐),打造全國統一物流大資料平臺,實現物流運輸降本增效。

全面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城鄉區域經濟迴圈是國內大迴圈的重要方面。脫貧攻堅任務完成後,要逐步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加快農業農村現代化。要把城鄉經濟社會發展統一納入政府巨集觀規劃,強化以工補農、以城帶鄉,促進城市基礎設施向農村延伸,加強普惠性、兜底性、基礎性民生建設,加快交通、水利、倉儲、物流、網路等基礎設施的改造升級,促進城鄉公共資源均衡配置,釋放農村農民需求。因地制宜建設特色小鎮、特色村落,發展城鄉文化旅遊產業。統籌城鄉管理制度,增強農業農村發展活力,促進農業高質高效、鄉村宜居宜業、農民富裕富足。

高質量推進新型城鎮化。積極推動中小城市做“實”、大城市做“強”,明確不同規模城市功能定位,促進協調發展。以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等城市群建設為重點,發揮人口在500萬以上、輻射帶動功能強的中心城市作用,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群發展、城市群帶動區域發展新模式,構建以超大城市、都市圈、城市群多重巢狀、分工協作的新格局,形成一批新的增長極。要推進中心城市和周邊城市的同城化、一體化發展,進一步最佳化城市間、地區間的功能佈局,推進圈內城市間、地區間全方位開放合作。要把生態環境最佳化作為城市高質量發展的核心內容和重要標準,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紮實推進區域協調發展。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促進西部地區在基本公共服務、基礎設施通達程度、人民生活水平等方面加快縮小與東部地區差距,補齊區域發展不協調的短板。健全區域戰略統籌、市場一體化發展等機制,最佳化區域分工、深化區域合作,更好促進發達地區與欠發達地區、東中西部和東北地區共同發展。

多措並舉擴大內需市場。形成強大國內市場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支撐,必須進行有效制度安排,提升傳統消費,培育新型消費,發展服務消費。要進一步促進更質量和更充分就業,提高城鄉居民收入水平,努力使居民收入增長與經濟增長保持基本同步,最佳化收入分配結構,擴大中等收入群體,釋放居民消費潛力。健全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支撐投資和消費。合理增加教育、醫療、養老、育幼等公共服務供給。透過穩步提高基本公共服務水平和均等化程度,切實增強城鄉居民消費能力,穩定和擴大消費需求。發揮投資對最佳化供給結構的關鍵作用,拓展投資空間,最佳化投資結構,推動企業裝置更新和技術改造,推進一批強基礎、增功能、利長遠的重大專案建設。發揮中央和各級地方公共投資的引導和撬動作用,激發全社會投資活力。

(三)努力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

構建新發展格局,必須構建高水平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實行高水平對外開放,推動改革和開放相互促進。一方面,我們必須用改革思維和改革辦法,形成充滿活力的市場主體,構建高效規範、公平競爭、充分開放的國內統一大市場;另一方面,要堅持開放合作的雙迴圈,透過強化開放合作,更加緊密地同世界經濟聯絡互動,提升國內大迴圈的效率和水平,以高水平開放反制“逆全球化”、以改善營商環境反制“撤資論”、以超大市場吸引力反制“脫鉤論”,建設全方位、高水平、多層次的對外開放體系,打造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為世界各國提供更加廣闊的市場機會,推動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推動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堅決破除妨礙生產要素市場化配置和商品服務流通的體制機制障礙。積極落實擴大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資料等要素市場化改革工作部署,進一步增強市場配置資源的功能,啟用各類要素潛能。深化戶籍制度改革,除個別特大城市外,逐步放鬆城市落戶限制,暢通人才流通渠道。深化農村改革,積極探索實施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制度,探索宅基地所有權、資格權、使用權分置實現形式,增強農業農村發展活力。

保護和激發市場主體活力。要堅決掃除阻礙國內大迴圈和國內國際雙迴圈暢通的制度、觀念和利益羈絆,以縱深推進“放管服”改革為重點,不斷最佳化營商環境,堅決破除制約包括民營和外資企業在內的各類市場主體參與市場競爭的各類障礙和隱性壁壘。針對當前民營企業發展面臨一些困難和挑戰,要有效落實促進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保障民營企業平等獲取生產要素和政策支援。要策劃舉辦各類大型國內貿易懇談會,推動各類市場主體對接不同消費需求,激發潛在消費活力,帶動產業鏈供應鏈加快運轉。

推動金融更好服務實體經濟。堅持以服務實體經濟為方向,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構建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金融體系。改革最佳化政策性金融,完善金融支援創新的政策,發揮資本市場對於推動科技、資本和實體經濟高水平迴圈的樞紐作用。強化普惠金融服務,讓市場主體特別是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增加活力。積極穩妥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把防範化解金融風險和服務實體經濟更好結合起來,推動我國金融業健康持續發展。

打造高水平開放型經濟體。依託國內大迴圈吸引全球商品和資源要素,發揮自由貿易試驗區、自由貿易港、經濟特區、開發區、保稅區等對外開放前沿高地作用,持續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降低全社會交易成本,在更高水平上引進外資。要全面融入全球產業鏈、價值鏈和創新鏈,加強基礎設施、產業技術、能源資源等領域的國際交流合作,推動企業、產品、技術、標準、品牌、裝備和服務“引進來”“走出去”。堅定不移推動金融業穩妥有序開放,積極穩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聚焦能源、資訊、交通等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進一步推動沿線地區聯動發展,促進與海外國家在資金、技術、人才、管理等各方面交融合作。大力發展與周邊國家的邊境貿易,加大建立和擴充套件邊境自由貿易區發展,打造富有特色的國際化邊境貿易口岸。發揮沿線地區水能、風能、太陽能等清潔能源資源豐富的先天優勢和互補性特點,積極推動各國清潔能源開發和電網跨國互聯,構建區域和全球能源網際網路系統建設,實現以清潔和綠色方式滿足各國電力需求。

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建設。繼續秉持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始終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積極參與國際治理,提出“中國方案”。堅定奉行多邊主義,鞏固完善多邊合作機制和組織建設,積極參與國際經貿規則、應對氣候變化等國際談判,推動形成公平合理、合作共贏的全球治理新體系。培育優秀國際化人才隊伍,推動政策支援我國機構發起和參與各類國際組織,構築國際合作新平臺,發揮新時代國際交流合作的橋樑紐帶作用。

當前,國內外疫情防控和經濟形勢依然嚴峻,經濟社會發展任務異常艱鉅。我們堅信,只要始終保持戰略定力,堅定不移推動創新、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就一定能夠在危機中育先機、於變局中開新局,不斷鞏固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發展勢頭,推動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不斷邁上新臺階,奮力實現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的“十四五”及2035年遠景規劃藍圖,為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奠定堅實基礎。

(作者單位: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