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印度被說成“四國機制”中“最薄弱一環”,印媒和英媒槓上了……

因為印度被指責為“反華小圈子”——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Quad,也被稱為“四國機制”)中的“最薄弱一環”,印媒跟英媒“槓上了”。

“印度在‘四國機制’中的地位取決於它對抗中國的能力,而不是新冠疫情(應對問題)”——《印度時報》當地時間19日以此為題刊載耶魯-新加坡國立大學學院政治學助理教授羅漢·慕克吉(Rohan Mukherjee)的文章,隔空回話英媒。

不滿印度被說成“四國機制”中“最薄弱一環”,印媒和英媒槓上了……

《印度時報》報道截圖

印媒的不滿來源於英國《金融時報》5天前的一篇報道。

“印度的新冠疫情災難,暴露了由美國領導的‘四國機制’中的最薄弱一環。” 《金融時報》15日以此為題報道宣稱,印度災難性的疫情不僅打擊了它想要成為“世界藥房”的雄心,也破壞了美國的計劃——在其所謂印度-太平洋地區,讓印度在對抗中國影響力方面發揮主導作用。

不滿印度被說成“四國機制”中“最薄弱一環”,印媒和英媒槓上了……

《金融時報》報道截圖

面對英媒的指責,《印度時報》19日的文章發起反擊。

文章先是總結《金融時報》的“論點”,聲稱後者主要認為:其一,印度實施的緊急疫苗出口禁令疏遠了鄰國,還破壞了“四國機制”為與中國進行“疫苗外交競爭”所做的努力;其二,其報道中說印度公共衛生基礎設施存在嚴重缺陷,暴露出印度作為崛起大國能力的侷限性;總得來說,印度作為全球(事務)主要參與者的聲譽——特別是在製藥和疫苗生產方面的聲譽,成為了主要“受害者”。

接下來,《印度時報》的文章給出自己的分析。

“首先,儘管印度對疫苗出口的禁令無疑會讓預定接收疫苗的國家感到不安,但由此造成的聲譽損害本質上是短期的。印度在第二波疫情來襲前就開始出口疫苗,而一旦印度國內危機得到控制,將恢復疫苗出口。”文章進而扯上中國說,即使中國介入進來,填補了印方沒能完成的疫苗訂單,這也不會自動轉化為印度或“四國機制”的重大損失。

“印太地區的小國善於操縱大國之間的競爭,許多國家今天樂意接受中國的疫苗,明天卻又支援‘四國機制’(的疫苗),反之亦然。地緣政治競爭是一場多輪的長期博弈,‘四國機制’的牌還沒出。”文章聲稱。

其次,文章繼續說,印度政府的能力並非均勻分佈在各功能領域。“一個政府不能迅速有效地應對大規模的公共健康危機,這與它修建道路、徵稅或保障國家安全的能力無關。”文章舉例說,新冠疫情的侵襲是每個印度人的噩夢,因為醫療體系可能在壓力下艱難掙扎,但印度的國防建設、更廣泛的生產製造能力,以及在軍事力量上的投射就不能這樣說了。“這是印度外交關係的關鍵,尤其在涉及有關‘四國機制’(的內容)時。”文章此時又扯上中國,自詡儘管遭受疫情侵擾,印度還是在中印邊境對峙中,在高海拔地區部署了數千名士兵和裝備,並持續了一年之久。

最後,有關“印度的形象問題”。

“毫無疑問,鑑於中央政府和邦政府在2021年初的疏忽和錯誤的必勝信念,他們今天應該賠禮道歉。然而,這一事實本身並不能說明,印度作為一個領導大國的自我形象更多的是炒作而不是現實。”文章繼續說,歷史上幾乎每一個崛起的大國在實現這些目標之前,都渴望獲得國際地位和全球認可,而與印度一樣,這些國家在成為大國的道路上也曾多次磕磕絆絆。

“即使疫情‘暴露’了印度政府的弱點,結果充其量也只是證實了人們普遍持有的假設,而不是揭示了一些隱藏的真相。”文章說。

結尾部分,文章給出自己的結論聲稱,最終,面對中國的崛起,新冠疫情對印度在“四國機制”中地位的影響取決於印度在疫情後時代的經濟和軍事能夠為那些尋求維護自身利益的國家帶來什麼。“然而,對抗中國的影響力是‘四國機制’的一項長期計劃;這遠遠超過了疫苗外交。‘四國機制’可能失敗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些肯定與印度自身的利益和優先事項有關。但印度的新冠疫情災難不太可能是根本原因。”

其實,在中國將新冠疫苗作為國際公共產品向多國提供之際,美國和其部分盟友就不懷好意,一再盤算把疫苗分發策略作為“武器”瞄準中國。今年3月,英媒曾爆出美國正在與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等“四國機制”國家合作制訂一項計劃,向亞洲國家分發新冠疫苗,作為應對中國影響力戰略的一部分。對於美國方面試圖強化“四國機制”遏制中國的企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此前表示,希望有關國家之間的合作是開放、包容、共贏的,能夠有利於世界和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成為積極向善的力量,而不是有所企圖、針對特定國家。

而對於指責中國開展所謂“疫苗外交”的說辭,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也多次做出過有力迴應。汪文斌上月在記者會上說,中方一直堅定秉持疫苗公共產品的“第一屬性”,努力提高疫苗在發展中國家的可及性和可負擔性,向80多個國家和3個國際組織提供了疫苗援助,向40多個國家出口疫苗,同10多個國家開展疫苗研發生產和合作,積極參與世衛組織“新冠疫苗實施計劃”並承諾首批提供1000萬劑疫苗用於發展中國家急需。我們還宣佈向聯合國維和行動和國際奧委會提供疫苗。中方正在以實實在在的行動踐行疫苗公共產品理念。世衛組織多次敦促一些發達國家停止相關超量採購和限制出口疫苗的做法,以免給病毒帶來新的傳播和變異的機會。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也多次批評一些發達國家搞“疫苗民族主義”、囤積疫苗以及與疫苗供應商私下達成交易等諸多行為,指出疫苗分配不公“違背道德”,呼籲推動疫苗全球公平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