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條戰線上,他們為中國死磕!

最近,一則“如何當好BBC記者”的影片在中國社交媒體上“火”了起來。這則影片在短短3分多鐘內,以反諷的手法將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中國時造假或扭曲事實的套路展現得淋漓盡致:結論先行,臨時去找素材拼接論據;意向植入,比如警察、攝像頭、鐵絲網,以便讓人聯想到“無處不在的監控”;用低機位、抖動營造出“偷拍感”,突出“真實性”……這則影片的創作者是一名叫“大漠叔叔”的業餘影片博主。

近年來,由於西方一些人難以適應中國的一步步崛起,出於各種目的的對華抹黑、攻訐層出不窮,而新冠肺炎疫情及涉港、涉疆問題等進一步放大了這一現象。這也讓一些在網際網路上活躍的人士越來越忍無可忍,他們的反擊啟動了一場自發的草根式“民間運動”。《環球時報》記者近日採訪這條“戰線”上的一些中外人士,聽他們講述自己的“戰鬥”經歷。

“我想讓人們看清‘謠言是怎樣煉成的’”

“攝像機用來記錄世界,而有人卻用它來撒謊。我希望能透過自己的影片向公眾揭露他們製造的謊言和騙局。”微博和B站上著名影片博主“大漠叔叔”這樣對《環球時報》記者說。

“大漠叔叔”的本職工作與攝像有關,曾經也有過拍攝紀錄片的經歷,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經歷和背景,讓他能以更加專業化的方式,清晰“解構”BBC在中國報道中的謊言。“大漠叔叔”從2017年起就開始活躍於B站、微博等社交媒體。最早,他更多專注於一些法律領域的科普,但最近半年以來,他有關“揭穿外媒在某個中國議題上的報道套路”的作品越來越多。

在這條戰線上,他們為中國死磕!

大漠叔叔(影片截圖)

“我實在是忍他們太久了,”“大漠叔叔”對《環球時報》記者回憶自己為何走上這條道路。2019年香港“修例風波”中,他親眼看到許多西方媒體是如何片面、扭曲地報道香港街頭髮生的事:“比如他們對畫面的剪下,故意刪除前邊暴徒是怎樣挑釁、破壞的部分,而只選擇性地保留警察逮捕的畫面,完全和我們看到的事實是兩個版本。”

“大漠叔叔”形容自己的闢謠方式是“用魔法碾壓魔法”。“儘管我們的官方和媒體也有很多闢謠,用資料,擺事實,但這些闢謠報道傳播總是沒有造謠的好,”他解釋說,所以他決定換一個方式,讓人們看清“謠言是怎樣煉成的”。

“大漠叔叔”3月25日釋出的最新影片題為“用碰瓷新疆棉花的方式,來報道‘英國正在種族滅絕’”。在影片中,他詳細介紹了“怎樣運用鏡頭語言,把一堵普通的牆拍成‘集中營’的效果”,“怎麼把正常介紹情況的官員拍出撒謊的視覺效果”,並利用英國媒體自己電視新聞中的畫面,透過“巧妙”剪輯,構成一個看起來頗能自圓其說的“種族滅絕”故事。

在這條戰線上,他們為中國死磕!

“大漠叔叔”3月25日釋出的最新影片

在談到外媒應該如何報道中國時,“大漠叔叔”認為,他的想法可能代表很多中國人。“我們不需要西方媒體去誇獎中國有多厲害,只要是客觀的報道就好。其實這些年外媒和中國媒體都報道過中國存在的很多問題,比如霧霾、環境整治,這些都可以成為鞭策和監督政府積極改進的有效手段,是中國人很能接受的。但是,你不能去造謠,這是完全不一樣的性質。”

“大漠叔叔”還認為,媒體不應刻意煽動矛盾,尤其是種族矛盾。“煽動種族矛盾的後果是災難性的。你看美國媒體,敢煽動黑人與白人的矛盾嗎?那他們為什麼要故意在新疆問題上煽動民族矛盾呢?而且是以造謠的方式。這有違新聞正義的初衷。”

為香港發聲的外國大V

在中外輿論場上“自帶乾糧”為中國闢謠的不僅有中國人,還有外國人,旅居香港的安德龍就是其中之一。

安德龍出生於義大利,成長於瑞士,在中國生活了20多年,3年多前到香港工作。安德龍說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和英語,同時深諳東西方文化。在2019年香港“黑暴”最恐怖的時候,他勇敢地以一個外國人的身份站出來,在臉書、推特等平臺上揭露謠言,支援香港警察,幫助受到無辜傷害的香港市民。

在這條戰線上,他們為中國死磕!

安德龍的選擇與其20多年前在委內瑞拉的一段經歷有關。他告訴《環球時報》記者,2000年前後,他曾旅居委內瑞拉,親眼看到美國是怎樣“強暴”拉丁美洲的。“我認識到一個現實:沒有一個不支援美國的南美國家政府可以存活下去,”他說,直到查韋斯在這個大背景下出現。“但美國對查韋斯的出現非常不安,他們幾次嘗試在委內瑞拉發動‘顏色革命’,散佈各式各樣的政治假新聞,以推翻查韋斯。”

“2019年,我突然敏銳地感覺到,香港也開始發生類似事情。那是一場激烈的誹謗和虛假新聞運動,好像戰爭的前奏。”安德龍對《環球時報》記者回憶道,“我不希望香港被西方利用,發生‘顏色革命’,我不想這座城市變成另一個敘利亞或利比亞,所以我決定站出來說話。”

在臉書上,安德龍和一些同樣生活在香港的外國人一起建立了一個叫“拯救香港”的小組,蒐集併發布各種人們在西方“主流”媒體上看不到的證據,還開設了一個網站“真相-香港”,讓更多人聽到普通香港人真實的聲音。

也正因為如此,安德龍成為暴力分子的眼中釘,屢次遭“人肉”,還遭遇“死亡威脅”,甚至連他3歲兒子的照片和家人資訊也被在網上“起底曝光”。直到香港國安法出臺,他受到的威脅才少了一些。為防萬一,他還是經常戴著帽子、太陽鏡和口罩去很多地方。

在2020年泰國和緬甸的社會動盪中,中國被捲入輿論的風波。與“港獨”“臺獨”有密切關聯的網際網路組織“奶茶聯盟”不斷炮製有關中國的謠言,比如“中國支援緬甸軍事政變”等,而安德龍也又一次開始了為中國闢謠的工作。

不過,他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過去兩年,越來越多為中國闢謠的外國面孔開始活躍在推特、臉書上,他們大多生活在中國,對這裡有最真實、最直觀的瞭解,或是懂中文,身居母國與中國、中國人也有千絲萬縷的密切接觸。“比如最近有越來越多的人正在加入進來,揭穿一些西方媒體在新疆問題上的謊言。”安德龍說。

有批評性思維的“第三支力量”

中國在海外的留學生和工作人員是最能感受到近年來中西兩個世界“碰撞”的群體,而他們也恰恰是海外涉華謠言的最大和最直接的受害者。最近兩年,海外留學生或前海外留學生運營的社交媒體賬號逐漸成為“民間闢謠戰線”的一支“有生力量”。

“INSIGHT視界”就是這樣一個微信公眾號,它經常釋出有關海外華人反歧視或維權的內容,也會直白地反擊很多西方對中國的惡意攻擊。

去年2月,當許多國家因新冠疫情而反華情緒抬頭時,“INSIGHT視界”在一篇題為“我是中國人,不是病毒!反抗種族歧視,需要你的聲音!”的文章中寫道,“作為百萬留學生的根據地,我們想說:無論哪種歧視,都是自以為高明的愚蠢。把公共危機的帽子扣到個體頭上,只能越發顯示自己的無知。”他們更向全球華人和中國留學生徵集了654份“我是中國人,不是病毒”的影片,剪輯好後釋出在推特、臉書和YouTube等平臺的賬號上。

20多歲的小張從2016年起在“INSIGHT視界”擔任內容編輯。她對《環球時報》記者說,公眾號曾有專門的北美編輯團隊,都是在海外讀書的留學生,也有很多留學生以投稿形式參與。在小張看來,在海外獨自生活、成長的經歷給了這些留學生更強的批判性思維,也讓他們更加善於獨立思考,反而不太容易被一些反華謠言“洗腦”。

“每一次看到外國媒體對中國的不實或偏頗報道,我們都會去找他們報道中的不實論點,以及他們是如何得出這個結論的,用了哪些素材,然後去找相應的真實素材進行反駁,比如資料。也會邀請很多留學生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小張這樣形容自己的工作。

在境外,有一個有名的賬號叫“橋組(Qiao Collective)”。在簡介中,“橋組”將自身界定為一個“意在反抗美國對華壓迫的海外華人團體”,其中包括各種各樣的華裔,比如“ABC”(美國出生的華裔)、東南亞華裔、第三代華裔等,大部分住在西方國家。

“橋組”曾就新疆問題專門整理過一份報告,認為“中國在新疆的反恐政策被政治化,是美國領導的針對中國的混合戰爭的又一條戰線”,報告針對充斥於主流媒體的有關新疆的錯誤資訊提供相反的視角。而在反對“新冷戰”問題上,“橋組”則表示,亞裔美國人在美一直受到不平等對待,這不是始於川普政府,也不會終結於拜登,美國對華敵意與新冷戰思維同亞裔在美處境息息相關,“這需要我們更多思考美國的憲法體制和司法體制”。

“我們想在美國的反戰運動中發出聲音,給出分析,從而阻止美中新冷戰爆發。”“橋組”這樣形容自己的目標。“我們要反擊西方的虛假政治宣傳,捍衛華人在反華風潮下的人格尊嚴、獨立自主與政治模式。”該組織稱。

一場自發的草根式“民間運動”

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張維為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民間自發的闢謠,不僅僅是對中國政府、媒體等官方正式闢謠的簡單補充。實際上,民間自發的闢謠具有“巨大的能動性、潛力和人數”,也會有比官方聲音更好的輿論效果。“因為從西方人的邏輯來看,政府往往是會說謊的,不值得相信。而在大眾傳媒時代,傳統媒體在西方的聲譽也在不斷透支,相反,在他們看來,民間的聲音有更強的可信度。”

許多西方“中國觀察家”將這一現象解讀為“中國政府背後支援的一股運動”。張維為說,事實並非如此,這一頗帶有幾分“草根”氣息的網際網路潮流是一種自發現象。他解釋說,近年來,部分西方政客和媒體對中國的抹黑達到一個新的高峰,而美國社會和知識界的反華情緒也不斷抬頭,這讓很多中國民眾感到“很委屈,很憋悶”,他們有了前所未有的強烈意願要發出自己的聲音,“渴望投入這場輿論的‘戰鬥’”。

或許,“民間闢謠戰線”的崛起也和中國人越來越自信的心態有關。新加坡《聯合早報》曾在一篇文章中分析說,中國在最近一年中成功抗擊新冠疫情的出色表現,使得中國年輕人對國家制度有了更大的信心。而這種信心也讓一些年輕人不再被謙虛、客氣和隱忍的價值觀所束縛,而是更積極地去反擊西方。

在這條戰線上,他們為中國死磕!

烏合麒麟 圖自其個人微博

該報舉例稱,去年以“戰狼畫手”自稱的80後畫家烏合麒麟,以其具有強大沖擊力和諷刺西方的時政畫一戰成名。而烏合麒麟本人對這種“戰狼式”的立場毫不避諱。“中國人並不覺得自己有多高階,但也不再認同那些認為中國的文明先天不高階的看法,開始從貶損自己的文化自卑中走了出來。”文章援引一名專家的話稱,相信中國人會以更平和、更自信的心態去學習西方經驗,並積極輸出自己的看法,用更平等的方式與世界展開交流。

在這條戰線上,他們為中國死磕!

烏合麒麟新作《Blood Cotton Initiative》

至於那些看不慣一些西方媒體和政客做派的外國闢謠者,難免被扣上“洋五毛”“被中共收買”等帽子。對此,安德龍一笑了之。他開玩笑說,“倘若我發的每一條講述中國實情的帖子,中共都能給我五毛錢,那我早成百萬富翁了。”

“我們做這些並不僅僅是為了中國,更是為了和平,為了一個多極化的世界。我相信未來我們會擁抱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會更平等,也會從根本上反對殖民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安德龍表示,他尤其讚賞中國所倡導的人權理念,“那不是西方鼓吹的狹隘概念,而是真正的人權……我希望能看到這樣一個世界”。

來源:環球時報-環球網/白雲怡 黃蘭嵐 李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