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這兩天,美國政府的一些反華官員和政客,再次透過國外網路上的反華勢力、以及一些美西方的反華媒體,向中國武漢病毒所潑來了一大盆髒水,宣稱武漢病毒所曾在2018年時打算向雲南的一個蝙蝠洞“釋放冠狀病毒”,而且還是“人工改造”的冠狀病毒。

然而,耿直哥詳細檢查了這些反華勢力的材料和檔案後,卻發現這些內容實際上暴露出,正在從事“危險”的冠狀病毒改造工作的是美國的實驗室,而非中國的武漢病毒所。

武漢病毒所,不過是美國人推卸責任的“替罪羊”罷了。

武漢病毒所打算公開“釋放冠狀病毒”?

在9月21日中秋節這天,當許多中國人正在與家人賞月和吃月餅的時候,與西方右翼反華勢力勾結緊密的傳媒大亨默多克,卻透過他旗下的英國《每日電訊報》,釋出了一篇讓不少西方人十分震驚的報道。

因為這篇報道宣稱,中國的武漢病毒所曾打算在2018年時向一處蝙蝠洞“釋放冠狀病毒”。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隨後,多家英美的右翼保守派媒體紛紛跟進開始炒作此事,比如英國的《泰晤士報》、美國的《新聞週刊》。

但這兩家媒體炒作此事的角度又與《每日電訊報》略有不同。其中,《泰晤士報》宣稱武漢病毒所曾經打算為這一“釋放冠狀病毒”的專案向美國申請經費,但被美國拒絕了。《新聞週刊》則將重點放在了武漢病毒所想“釋放”的是“基因改造”後的冠狀病毒。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為了避免大家頭暈,耿直哥這裡再簡單概括一下這些右翼反華媒體丟擲的資訊:他們宣稱武漢病毒所在2018年時打算向一處蝙蝠洞內“釋放”被“基因改造的“冠狀病毒”,還稱武漢病毒所打算向美國申請相關經費,但被拒絕了。

讀到這裡,大家一定會好奇,這麼“天方夜譚”的說法,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

從上述三家英美媒體的報道來看,他們的資訊都來自同一個源頭:一個名叫DRASTIC的網路組織。

雖然該組織在這些西方媒體的報道中被描述成了一個“科學調查”組織,但我們《環球時報》的記者白雲怡透過調查發現,DRASTIC其實上是一個藏身在印度西孟加拉邦,並與美國以及西方一些右翼反華勢力存在勾結的網路陰謀論組織。(詳見:起底“實驗室洩漏病毒”造謠者:藏身印度,靠翻譯軟體編故事)

自新冠疫情以來,許多汙衊武漢病毒所是新冠病毒源頭的陰謀論,都來自於這個組織,哪怕這些說法都根本站不住腳。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圖為打著“科學調查”的旗號,長期抹黑武漢病毒所的網路陰謀論組織DRASTIC在境外社交網站Twitter上的賬號)

但這次,該組織疑似透過美國前川普政府的官員,拿到了武漢病毒所與其國際合作夥伴“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2018年發給美國國防部高階研究計劃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簡稱DARPA)的一個“投標”檔案。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圖為美國國防部高階研究計劃局在2018年時就PREEMPT進行的“招標”說明檔案)

當時,美國國防部高階研究計劃局正在就一個為美軍派往海外國家計程車兵“應對新發傳染病威脅”的專案進行招標,該專案的英文全程為PREventing EMerging Pathogenic Threats ,簡稱為PREEMPT。”而“生態健康聯盟”則組織一個由美國、中國還有其他一些國家的科研人員和實驗室組成的團隊,參與了該專案的競標。

(注:這個PREEMPT的縮寫本身在英文中還是一個單詞意思是“先發制人”)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圖為“生態健康聯盟”參與投標該專案的檔案)

這其中既包括武漢病毒所,也包括有著“冠狀病毒之父”頭銜的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的冠狀病毒專家拉爾夫·巴里克和他的實驗室,美國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教授、澳大利亞技術科學與工程院院士王林發及其實驗室,以及其他一些來自美國的科研人員及其實驗機構。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圖為“生態健康聯盟”參與投標該專案的檔案)

目前,這份檔案的真實性已經被生態健康聯盟方面側面證實。生態健康聯盟的主席皮特·達薩克(Peter Daszak)就在他的個人社交賬號上轉發了不少談論此事的貼文。

當然,他轉發的貼文都是在駁斥英美媒體和DRASTIC沒有搞懂檔案的內容,胡亂歪曲事實的。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抹黑武漢病毒所的材料,反而曝光了美國的實驗室

所以,這些英美媒體和DRASTIC到底歪曲了什麼事實呢?

一位名叫Roland Pease的英國知名科學記者,還有一位名叫Stuart Neil的英國病毒學者,在翻看了DRASTIC拿出的美國國防部高階研究計劃局的招標檔案,還有生態健康聯盟提交給該機構的投標檔案後,發現多個被明顯歪曲的資訊點。耿直哥順著他們給出的線索進一步核實後,梳理出的以下4個資訊,:

1. 武漢病毒所要“釋放”到蝙蝠洞去的,根本不是《每日電訊報》所宣稱的什麼“冠狀病毒”,而是一種透過重組冠狀病毒的蛋白而製造出的霧化微粒“疫苗”,這種霧化微粒可以引起蝙蝠免疫反應,從而避免蝙蝠感染冠狀病毒進而傳播給人類。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2. 武漢病毒所之所以要“釋放”這種霧化微粒“疫苗”到蝙蝠洞去的,是因為這是美國國防部高階研究計劃局的PREEMPT專案提出的招標要求。其“招標”說明明確寫到,參與投標的科研團隊要拿出辦法“化解”海外的美軍士兵感染人畜共患的新發傳染病的辦法,而且這些辦法可以包括用“噴射”的方式,去釋放“有傳播性的重組蛋白疫苗”。所以,帶著武漢病毒所還有多個美國實驗室參與該專案招標的“生態健康聯盟”,才會在招標方案中寫出這樣的內容。

換言之,提出這種做法的並不是武漢病毒所,而是美國自己。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圖為美國國防部高階研究計劃局在2018年時就PREEMPT進行的“招標”說明檔案)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圖為“生態健康聯盟”參與投標該專案的檔案)

3. 武漢病毒所不參與招標專案中一切涉及對病毒進行“基因改造”和重組病毒蛋白的實驗。這些分子病毒學層面的操作,主要是由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巴里克及其實驗室進行,因為巴里克才是冠狀病毒改造方面的行家。還有一些相關實驗則在美國或其他國家的實驗室進行。

至於武漢病毒所在這份投標檔案中的角色,主要是進行“田野工作”,即在野外蒐集病毒樣本,分析出哪些病毒存在變異後感染人類的風險,然後提取出相關病毒的基因序列,交給巴里克等美國的實驗室進行分子病毒學層面的研究,比如透過基因改造進一步鎖定風險較大的病毒,然後再由這些美國的實驗室透過蛋白重組製造出“疫苗”,最後美方會將這些疫苗交給武漢病毒所,以對蝙蝠進行臨床試驗。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圖為“生態健康聯盟”參與投標該專案的檔案)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圖為“生態健康聯盟”參與投標該專案的檔案)

4. 因此,即便美國國防部高階研究計劃局最終拒絕了這份投標方案,提出方案中涉及病毒基因改造和蛋白重組的部分可能涉及“有風險”的“病毒增強實驗”,這個風險點也與武漢病毒所沒有任何關係,全在美國人巴里克和他的實驗室那裡。

而武漢病毒所倒更像是被他給坑了。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圖為美國國防部高階研究計劃局拒絕“生態健康聯盟”方案的說明檔案)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綜上所述,這份原本被DRASTIC和相關英美媒體拿來想汙衊武漢病毒所的檔案,其實不僅證明了武漢病毒所的無辜,而且還暴露出了是美國的實驗室——尤其是巴里克的實驗室,在從事存在 “爭議性”和“風險性”的“病毒增強實驗”。

換言之,DRASTIC和相關英美媒體的這一輪操作,等於是給所有理性的人們送來了進一步質疑美國的炮彈。

就連那些發現這份檔案被DRASTIC和媒體歪曲的學者中,也有人吐槽說,如果真要拿這份檔案去炒作新冠病毒的來源問題,那也只會打在美國身上啊。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不過,讓耿直哥有些好奇的是,那些給DRASTIC提供這份檔案的美國(前)官方人士,還有把這份材料拿出來當成什麼“殺手鐗”來炫耀的DRASTIC以及給他們捧臭腳的英美媒體和默多克們,他們難道在提供和釋出這份“自打臉”的材料之前,不會自己先好好看下嗎?

還是說,他們根本就認為西方民眾、外國民眾都是一群沒有任何獨立思考能力、特別好忽悠的愚民傻子,所以才敢把這麼一份對美國極為不利的檔案,透過“資訊汙染”硬生生地歪曲成是“武漢病毒所要釋放冠狀病毒”,然後餵給他們?

從目前《每日電訊報》的做法來看,耿直哥更加確信他們就是在把西方人和外國人當愚民和傻子忽悠。因為就在不少病毒學者發帖批評了《每日電訊報》這種歪曲事實的做法後,該報雖然修改了報道標題,但這種修改不過是將原本的“武漢科學家計劃釋放冠狀病毒”,改為了“武漢科學家計劃釋放冠狀病毒顆粒”,對於那些只看標題的人來說,其栽贓武漢病毒所的惡意沒有任何改變。

“感謝”反華勢力,給我們送來了重磅炮彈!

所以,有這樣的媒體在,世界又怎麼能和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