樞密院十號:美空軍拿“虛擬殲-20”練手

利用模擬真實戰場環境的空戰訓練來磨練飛行員的作戰技能,是各國空軍普遍的做法。但美國空軍最近玩出了新花樣——利用虛擬現實增強技術(AR),讓飛行員可以與蘇-57、殲-20等新銳隱形戰鬥機展開“近距離格鬥”,以此增強應對中俄等潛在對手的能力。

注意,這可不是在玩電腦遊戲。

美國“動力”網站22日稱,業內著名AR空戰訓練應用公司“Red 6”在美國空軍協會年度航空、太空和網路會議上,展示了最新的“顛覆性空戰訓練模式”。報道稱,接受培訓的飛行員首先需要佩戴可以顯示影象的“AR戰術目鏡”,虛擬的敵對戰鬥機會透過這個“戰術目鏡”投射到飛行員的真實視野中,進而可以駕駛戰機與虛擬敵機展開近距離格鬥。

此前美國空軍主要使用地面飛行模擬器作為新手飛行員的培訓手段,但這類模擬器只能讓飛行員熟悉基本操作,但無法重現駕駛真實飛機時所承受的過載等感受,極大限制了培訓的真實程度。為改變這種局面,“Red 6”公司已經將AR技術與真實飛機結合在一起。2020年,該公司實現了“世界首次AR空戰”,測試飛行員駕駛Berkut 560試驗機升空後,一架模擬中國殲-20隱形戰鬥機的“虛擬敵機”就出現在飛行員的視野中,他隨之與其展開了一場“模擬空戰”。

樞密院十號:美空軍拿“虛擬殲-20”練手

飛行員佩戴的專用AR頭盔

樞密院十號:美空軍拿“虛擬殲-20”練手

演示影片中,“殲-20”出現在飛行員視野裡

樞密院十號:美空軍拿“虛擬殲-20”練手

利用AR技術出現在飛行員眼前的俄羅斯蘇-57隱形戰鬥機

報道稱,“Red 6”公司此前已經與美國空軍簽訂協議,專門研製價值7000萬美元的定製版AR空戰訓練系統。去年該公司釋出的AR技術僅支援“一對一”的訓練,“基本無法體現真實戰場的情況”。而在這次會議上釋出的最新技術顯示,接受培訓的飛行員可以實現“多對多”,即與多個人工智慧僚機聯合對抗數名模擬敵機。

“Red 6”公司創始人兼執行長丹尼爾·羅賓遜明確表示,對於旨在模擬針對潛在對手(例如中國)的高階空戰訓練而言,該公司提供了獨一無二的訓練模式。他特別強調,利用AR技術,可以模擬美軍飛行員與解放軍的潛在衝突中,如何應對殲-20等隱形戰鬥機以及密集的先進防空系統和其他威脅。他還表示,如果有必要,AR訓練場景也可以隨時新增其他敵對防空導彈以及戰機,進一步增加模擬威脅的整體真實性。

樞密院十號:美空軍拿“虛擬殲-20”練手

羅賓遜佩戴的AR頭盔是早期型號

報道稱,之所以美國空軍對“Red 6”公司的AR技術如此重視,是因為美軍越來越難以在實際訓練中模擬與中俄等假想敵之間的“高階衝突”場景。雖然在《壯志凌雲》等好萊塢電影中,美軍組織精銳飛行員進行高度實戰化訓練似乎司空見慣,但現實的情況是,為模擬真實的現代化戰場環境,需要同時出動預警機、加油機、電子支援飛機、地面雷達、防空導彈等大批裝備,因此這類訓練極為耗費人力物力,根本不可能常態化訓練。特別是近距離格鬥訓練時,發生碰撞等意外事故的風險很高。美空軍官員曾自嘲稱,當前日常訓練培養出的飛行員只能進行超視距作戰,喪失了空中格鬥的勇氣和技能。

而藉助AR技術,飛行員可以輕而易舉地在日常訓練中與大量虛擬飛機和防空系統進行復雜訓練,極大地節約成本和降低協調複雜性。更重要的是,它還能幫助美軍飛行員儘快熟悉如何對抗中俄等先進隱形戰鬥機,而不用抽調寶貴的尖子飛行員駕駛隱形戰鬥機充當假想敵。

樞密院十號:美空軍拿“虛擬殲-20”練手

美軍F-35戰鬥機地面模擬器無法模擬出真實的駕機感受。

那麼美國空軍利用AR技術尋求對抗中國殲-20隱形戰鬥機的做法,到底有沒有效果呢?

應該承認,AR技術的確能提升美國空軍日常訓練的水平,但要說能在多大程度上真實模擬殲-20的特性,恐怕就值得商榷了。冷戰時期美國曾透過各種手段,獲得多個型號的蘇聯戰鬥機充當假想敵部隊,並透過大量實際試飛充分掌握其效能。在此基礎上,美國空軍才總結出對抗蘇制戰鬥機的若干技巧。

樞密院十號:美空軍拿“虛擬殲-20”練手

這架落到美國手裡的蘇制米格-21戰鬥機噴塗著美國空軍標誌

而如今無論是中國殲-20還是俄羅斯蘇-57都沒有對外銷售,美國根本無從獲得它們的真實氣動效能和空戰戰術,只能根據美軍F-22和F-35隱形戰鬥機的相關資料進行粗略模仿,因此這樣總結出來的對抗中俄隱形戰鬥機的經驗,效果自然就得大打折扣了。

當然,美軍這種使用AR技術幫助日常訓練的方法,的確值得我們學習。因為中國人總是謙虛的,我們從不拒絕“摸著鷹醬過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