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是否開始協商重開成都和休斯敦總領館?中方:需美方先採取行動

2021年9月22日,中國駐美國大使秦剛應邀出席卡特中心和喬治·布什美中關係基金會聯合舉辦的線上對話會並發表演講。秦大使還回答了與會人員的有關問題。答問內容如下:

美中是否開始協商重開成都和休斯敦總領館?中方:需美方先採取行動

一、問:外界應如何解讀和處理美中相互公開批評和指責?

答:中美之間很重要的一點是要相互尊重。中國是開放包容的。外界對中國的建議或批評,只要是客觀、真實、善意和建設性的,我們都歡迎並且接受,不斷改進我們的工作。我在美國當大使,重要的就是溝通、傾聽。但是我們絕不接受毫無根據的詆譭和虛假訊息,不接受居高臨下、頤指氣使的教師爺做派,不接受損害中國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的言行。公民要遵守法律,國家要遵守國際關係基本準則。美國法律禁止分裂國家和種族仇視行為,但為什麼美國一些人要對中國這樣呢?

二、問:中方對美英澳開展核潛艇合作有何反應?

答:中方已向美方表達關切,外交部發言人已就此表明態度。事實上,不光是中方,連日來許多地區國家都對美、英幫助澳大利亞獲得核潛艇表達關切甚至反對。此舉加劇軍備競賽,破壞地區和平穩定,損害國際核不擴散努力,有關做法極不負責任。因此,我們敦促相關國家摒棄冷戰零和思維和狹隘的地緣政治觀念,不要搞封閉、排他的“小圈子 ”。亞太地區的安全事務應由亞太地區人民共同決定,而不是由盎格魯-薩克遜說了算。中方將密切關注事態進展。

三、問:中方將在亞太區域經濟融合中發揮什麼作用?

答:首先,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120多個國家特別是亞洲國家的最大貿易伙伴經濟繼續保持穩定增長,本身就是亞洲乃至世界經濟和貿易增長的動力源、信心源,是世界供應鏈中堅實的一環。

第二,中國奔向共同富裕,堅定不移擴大高水平對外開放,將為亞洲地區國家提供更廣闊市場和發展機遇。

第三,中國堅定推進經濟全球化和區域經濟一體化,中方已經加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並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我們還將進一步升級中韓、中新(加坡)等現有的自貿協定,加快中日韓自貿協定等新的自貿協定談判步伐,這些將為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程序注入強勁動力,推動區域內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進 一步融合發展,進一步推動貿易和投資增長,促進亞太地區的 發展與繁榮。

四、問:美中雙方可以採取哪些實質性舉措來增進互信,特別是恢復在教育、科技等領域的有效合作?

答:中美關係在上屆美國政府任內遭到嚴重破壞,雙方教育、科技、人文等領域交流也未能倖免。美國國內一些人鼓譟“中國留學生都是間諜”,誣衊“孔子學院”是在搞文化滲透,不少中國學生學者無端遭遇遣返、拒籤、盤查、滋擾,雙方科技交流幾乎中斷。教育、科技、文化交流對增進兩國相互瞭解與信任具有重要作用,符合雙方共同利益。我到任後,10多所美國高校及教育機構負責人紛紛向我致信,表示希望繼續開展美中教育交流合作。我們期待拜登政府能儘快扭轉這一局面。我注意到美方近來為85,000名中國學生髮放了簽證,但同時也發生了一些中國學生遭拒的情況。我們希望美方採取更多實際行動抬起阻隔兩國交流的鐵幕,讓兩國的學生、學者、科學家、藝術家能夠不受恐懼、沒有障礙地交流合作。比如,在防控重大傳染性疾病、應對氣候變化等問題上,兩國科學家可以開展更多合作。中國也繼續歡迎美國學生到中國留學。

前不久,習近平主席同拜登總統通電話,兩國元首進行了坦誠、深入、戰略性的溝通交流,釋放出積極訊號。兩國元首一致同意繼續透過多種方式保持經常性聯絡,雙方工作層廣泛接觸對話,挖掘合作潛力,有效管控分歧,避免衝突,為中美關係進一步發展創造條件。習近平主席特別強調,要在尊重彼此核心關切,妥善管控分歧的基礎上開展協調合作。坦率地講,我擔心的是,美方以競爭定義中美關係,而美方競爭的方式往往是對抗,特別是在涉及中國核心利益的重大問題上。如果這一點不改變,將損害中方為促進中美互信與合作的努力。從國際關係史中我找不出一個例子來,即國與國的政治關係處在競爭甚至對抗狀態,但其他方面毫髮無損。

五、問:目前,非中國公民因緊急人道主義情況申請赴華簽證須耗時數週甚至數月。中國駐美使館是否會考慮將此類簽證的受理時間縮短至數個工作日?美中是否開始協商重開成都和休斯敦總領館?

答:因疫情形勢發展,普通簽證申請由疫情前的視窗受理模式調整為電子郵件初審後進行郵寄辦理。這給簽證申請人帶來一些不便,也影響了受理速度。去年7月,美方突然單方面要求中方關閉駐休斯敦總領館,違反中美領事條約有關規定以及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準則,對中美關係造成嚴重破壞。原來由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受理的簽證申請轉到中國駐美使館,導致使館工作量激增,某種程度上延長了處理時間。我館工作人員將盡全力加快進度。我們也希望簽證申請人按要求提供完整、準確材料,以免周折,耽誤時間。

面對美方悍然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中方不得不對等反制,關閉了美國駐成都總領館。解鈴還需繫鈴人。這個問題是美方單方面挑起的,要解決也需要美方首先採取行動。

六、問:未來數十年美中在氣候變化、核擴散、網路安全、新技術挑戰等全球性問題上的合作將更加突出,面臨的形勢也將更加複雜。您認為應採取哪些措施確保下一代美中兩國外交官能夠共同解決好上述問題?

答:習近平主席在同拜登總統通話時強調,當前國際社會面臨許多共同難題。中美應展現大格局、肩負大擔當,雙方應在尊重彼此核心關切、妥善管控分歧的基礎上,繼續接觸對話,推進在重大國際和地區問題上的協調合作。

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上,中美首先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雙方各自都已宣佈了國家自主貢獻目標(NDC),那就言必信、 行必果。國際社會對美國能否兌現承諾、會不會再翻烙餅存有疑慮。

中美都要踐行多邊主義,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 和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比如在核不擴散問題上,美國宣佈幫助澳大利亞獲得核潛艇讓人們懷疑他們承擔的國際責任和義務,包括核不擴散承諾。如果一個國家總說要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卻連它自己制定的規則都不遵守,或有選擇地遵守,或朝令夕改地遵守,怎麼讓別人相信它?

網路、新技術的出現推動了世界進步,同時也帶來風險和挑戰,國際社會應該制定新的規劃、標準加以規範,趨利避害,中美之間也可以進行商談、協調。例如,中國已經提出全球數字安全倡議,歡迎美方響應,共同維護全球數字和網路安全。

七、問:當前美中關係面臨走向衝突的危險,中方可以單方面採取哪些舉措緩和緊張局勢,避免兩國衝突對抗?

答:中方抱著極大誠意同美方開展對話溝通,緩和中美關係緊張。只要存在機會,我們願繼續同美方開展合作,但中美雙方合作必須基於相互尊重的原則。美方不要指望中方在美方有需求、只符合美方利益的領域予以配合,同時卻忽視甚至是損害中方利益,特別是在涉及中方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核心問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