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花展只有主打“新奇特”来博眼球这一条路?

4月2日开幕的2021年上海(国际)花展将另辟蹊径——102种芍药、30余种美女樱共万余株本届花展的主题花,将接受为期至少一年的观察和试验,筛选出一批在上海城市绿化中有应用潜力的品种,助推上海城市园林“四化”(绿化、彩化、珍贵化、效益化)建设。

半分钟视频“游园”,先睹为快:

主题花要“好养活”

今年是上海(国际)花展举办十几年来,第三次选用双主题花。

首次使用双主题花是2019年的上海(国际)花展,适宜室外种植的花毛茛“主外”,适宜室内做鲜切花展示的朱顶红“主内”。

以往,一种主题花很难“包打天下”,它们大部分更适合在户外种植,对于更关注室内园艺的市民而言,科普和指导的作用相对小;又或者大部分为“舶来品”,对上海的水土还有待适应,园艺应用价值一般。

本次上海(国际)花展的双主题花就考虑到以往单主题花的“缺陷”,芍药和美女樱都是优良的园艺品种,可应用于城市花坛、花境,也能适应家庭的窗阳台、庭院。

原产于中国的芍药和原产南美洲的美女樱还兼顾了中西合璧的特点,让市民游客能够通过花展平台了解更多植物知识。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除了强化花展的园艺科普和指导功能,今年上海(国际)花展仍如往年一样,坚持低碳可持续办展的理念。

查看近4届主题花,就能明显感到这种变化:第10届是百合,第11届换成了天竺葵,2018年是大丽花,2019年是花毛茛。后几届的主题花和百合一比,都具有“好养活”的特征。

“花展收获广泛认可的同时,也有不少值得反思和改进的地方。”上海植物园副园长吴鸿表示,2016年大规模展出的百合虽然观赏性很高,但比较娇气,并不适合地栽,多以鲜切花这样“寿命”不长且较为浪费原材料的姿态来展示,要经常更换才能保证整体的展出效果;百合大多数为“舶来品”,种球采购自荷兰,再到上海植物园进行培育、催花后对外展出,各环节累积起来的成本不菲。

相比百合,天竺葵、大丽花、花毛茛,还有芍药、美女樱,都是更符合绿色、低碳和节约型社会理念的花卉。

以美女樱为例,它的花期可长达半年之久,且“性格”温和谦逊,栽培较为简单,抗性较强,不易产生病虫害。

据上海植物园透露,如果一年中天竺葵、大丽花、花毛茛、芍药、美女樱的种植达到一定规模,预计能为花展主办方节约两成左右的布置用花材成本及换花的人工成本。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花展转型为平台

不过,要从苗圃到家庭,不少花卉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其中关键一步是克服原生地与上海气候环境的迥异,否则无法适应存活,大规模推广就无从谈起。

仍以美女樱为例,上海夏天的高温闷湿气候,尤其是阳光曝晒和雨涝,依旧会让它“吃不消”,此外,上海较差的土质,也容易让喜肥、喜透气的美女樱“垂头丧气”。

上海植物园副园长胡真表示,为迎接上海气候环境的挑战,上海植物园和相关园艺单位组成了专门的课题组,将让经过初步筛选的芍药和美女樱参加“淘汰赛”。

今年上海(国际)花展的4个分会场:花开金海湖、缤纷新天地、花漾徐家汇和魅力长兴岛,都将大面积种植芍药和美女樱,兼顾景观效果的同时,悄然开展花卉的适应性试验。

最终,适应性良好的品种被留下,进而重点培育,最终向上海城市绿化输送。

2017年主题花天竺葵已经开了个好头。经过优胜劣汰,糖果系列、中子星系列、大草原系列等经受住了考验,被广泛推广到城市绿化,可在闵行文化公园、上海南站广场、徐家汇地区(徐家汇公园、天钥桥路、零陵路、漕溪北路等)的花坛、花槽中找到它们。

2018年主题花大丽花的“淘汰赛”胜出选手“诺娃诱惑”,已经应用于南京东路步行街、南园滨江绿地、松江区地中海商场。2020年5月,“诺娃诱惑”与红巨人朱蕉、南非万寿菊、矮牵牛、矾根、常春藤等搭配种入花箱,撑起了淮海中路一带的春色。

2020年主题花羽扇豆中的优秀品种“鲁冰妮”,更是成了黄浦、静安、徐汇等中心城区争相引入的“香饽饽”,广泛应用于道路绿化、口袋公园。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激活本土研发销售

除了发掘新的城市绿化,让“好养活”的花占尽春色,还有更深层的用意。

近年来,樱花、郁金香等观赏性强的花卉在中国走红,的确将各座城市的春天点缀得鲜艳夺目,但冷静反思,这些花卉及其种球、幼苗大多从国外直接购买,价格相对较高。有些花展举办一届就在“买花”方面耗资上百万元,繁荣了国外花卉产业,却对国内相关产业造成冲击,影响了本土园艺自主研发的积极性。

业内人士指出,开发一个新品种花卉,至少3年,有些更是耗费了一代人的精力,期间要进行杂交育种、适应性试验、扩大培养繁殖等多个环节。

就算开发出了一个适应性、稳定性都不错的新品,还须接受市场考验,如得不到认可,前期辛苦研发都泡汤了。这些风险,让不少有志于走自主知识产权之路的人士踟蹰不前,甚至有了“养花不如直接买花”的想法。

“上海植物园举办花展的目的,正是让花展从单一的展览转型为世界园艺产业的平台。”吴鸿透露,历届花展筛选出的品种,正在上海及周边省市的一些苗圃里继续“打怪升级”,为上海科研机构打造出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种铺垫,也将与上海的园艺产业充分对接,引导从业者培育、销售更多“有人缘”的花草。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芍药】

芍药为芍药科芍药属多年生草本植物。

《广群芳谱》把芍药分为四色:黄、红、紫、白。时至今日,芍药已多达600余种,包括红、蓝、黄、绿、黑、紫、粉、白、复色等9种颜色。

芍药在春夏之交开放,在上海的花期大致为四月下旬至五月上旬。

在中国,芍药栽培历史悠久。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

先秦时,芍药就已成为定情信物。“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魏晋时代,芍药的“开发”开始进入繁盛时期,人们从原始的白色芍药中选育出粉色、红色品种。

到了唐代,芍药与牡丹、梅花、兰花、月季、菊花并称“六大名花”,重瓣芍药被培育出来。

宋代,芍药栽培达到了鼎盛时期,扬州等地专门举办芍药选美活动。

明清时期,芍药种植规模与栽培水平进一步提升,新品种不断涌现。清代晚期,我国白色、粉色的重瓣芍药随着航船抵达欧洲。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美女樱】

美女樱原产南美洲,是马鞭草科马鞭草属多年生草本植物,生于草原、荒地、路边和开阔的林地。

美女樱有白色、粉色、红色、复色等颜色,花瓣像极了迷你版的樱花花瓣,十分美丽,还有芬芳。

美女樱茎秆矮壮匍匐,为良好的地被材料,可用于城市道路绿化带、花坛、花境、坡地等。

美女樱的花语是“和乐、相守、团圆、家庭和睦”。这些美好的寓意来自一个动人的传说。

希腊神话中,一位名叫巴拉利索斯的青年,天天盼望着和未婚妻梅丽许尔塔喜结连理,但梅丽许尔塔染上恶疾,不治身亡。巴拉利索斯悲痛欲绝,选择殉情。上天深受感动,将巴拉利索斯变为美女樱,守候在他深爱的女孩墓旁。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

上海国际花展第三次采用“双女主”,两千多年前它就是定情信物